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林莹官方同好会☆魔尘五行幻之境

 找回密码
 入住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51|回复: 21

【长篇】魔尘-文字版(算是改编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3 16: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少爷很懒,用爪机玩论坛很令人崩溃,所以一天一更啊,今天开帖,求鼓励嗒~)
《魔尘》文字版
引子:违信者
记得家乡最高的吉桑山的山顶有片湖,被雪雾笼罩得很漂亮,特别是夜晚,一片清澈幽深,没有粼粼的光,一片黑暗。
那种绝望的美,能刻进人的骨子里。
……不知何时我已经不记得我到底是谁,直到那个孩子笑得温软而坚定地问我:你叫什么?
你叫什么?
我没有名字。
出生时,家乡村子里正好闹瘟疫,我的父亲也在那时死去,我的眼睛是金色的,种种怪异事情的发生让人们相信我是个煞星,因而族长不愿为我起名。
所有人都对我投以厌恶而恐惧的目光。
因为那次,有一个孩子嘲笑我,第二天他就失足从吉桑山上掉了下去。
因为我,母亲受尽煎熬,可她依旧总是抚着我唱:乖娃娃,不怕狼,狼来了,娘打跑,打跑了,睡觉觉,睡醒了,不要闹……
那简单的歌声是我唯一的慰藉。
可在十岁时,一个小女孩笑话我是个没爹的孩子,伸手就拿石头砸我。我静静不语,只是躲避,没想到她变本加厉,得意的笑声中她道:我娘说的没错,你娘窝囊,你也是个废物,真是黄鼠狼生耗子……
她住嘴。
因为我扑了上去。
我喊着不许侮辱娘亲,抬手就打她。
可或许是十年的委屈压抑太久太久,我打得酣畅淋漓,发泄着自己所有的苦楚。
于是她就没了。
我与娘亲后来因此遭全村人毒打,一晚,一个男人笑眯眯拿着疮药,说要给娘治伤,可娘知道他想乘虚而入——她太美了。
那晚我被族长关在房间里,我透过缝隙,亲眼看见娘亲被污辱。
可无论我怎么吼叫,怎么哀求,都没人来帮我们。
之后,娘亲就自杀了。
再之后,我被那个女孩的父母加倍报复,被打得奄奄一息。
然后我决定尾随娘亲而去,我准备好一片锋利的瓷片,想要在娘亲尾七之日自杀。可那个该死的男人又找上了我。
他说我长得跟娘亲一样美丽,如同吉桑山的那片湖。
于是我杀了他。
那天我第一次尝到雪恨的痛快,我不禁为其陶醉、赞叹。
那晚真的很美。
吉桑山的那片湖一定很幽深清澈,要倾颓噬人一般。
我在那样美的夜晚,陶醉地微笑着,用那片瓷片,抠出了族长和那个女孩父母的滚烫的心脏。
我的手因此支离破碎。
杀光全村人后,我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但我发现我没有死。
我在一个奇怪的地方醒来,看见身边托着我的植物很茂盛很漂亮。
随即一个披着黑袍的人对我折腰。
他说:主人,您回来了。
他的名字是棠。
我才知道,我是他口中“主人”的转世。
你看,也许是命运的残忍与仁慈,将我撕碎之后还将我拼凑回去。
年复一年。
当我温柔地微笑着重返故地时,看见了一个疯子。
我轻轻“呀”了一声,有些同情的惊讶。
这个女人,原来在那年没被我杀死么?
被父母藏起来了吗?
我温柔看着她。
她抬起头来傻傻地笑。
我柔声唤这个女人:成草。
成草认不出我,傻笑着对我说:好多人……他们都被他杀了……好多……你看见没有?
我笑着点点头,轻柔牵起她,带她走到悬崖边。
成草,你想不想再看一次?
她傻笑点头,不知道我说了什么。
我温柔地抚了抚她的脸,让她背对悬崖。
然后我甜蜜地微笑着,轻轻伸手一推。
噩梦结束了,成草。
我又去看了一次吉桑山的那片湖。
湖水微蓝,映照出我金色的眼眸。
我笑得眉眼弯弯。
结束了,荧惑。
所有一切,都不会再回来。
……
她褐色眼瞳看着我,笑得凄凉。
我真高兴,是你来送我,真的很高兴,荧惑。
我温柔甜蜜地微笑,递给她毒药。
她接着药碗,对我轻松而沉重地笑:只是……很遗憾不能再见见儿时的好友……
……真的,很遗憾啊……
哐啷一声,空碗落地,碗沿寒冷而柔润地反光。
我头也不回,笑得温暖。
但愿……你的朋友知道不多。
不然,你可就又害死一个人……
红雨。
……
红雨死后又来了三个人。
其中有个八九岁的孩子,生得粉雕玉琢,一双眼眸很漂亮,墨绿色,光芒熠熠。
真可爱。
我抱着被弄晕的他站在雪山边。
我头也不低,余光瞥见这个孩子紧抱的红木盒子,他浓密乌黑的眼睫安详宁静。
寺庙之中,我燃起一盆火。
漫不经心地将那些红木中的信一封一封扔进火盆,笑意深浓。
却听到一个虚弱的稚气声音:那些信……是我妈妈的……不要烧……
我诧异回首,却看见他又晕在了床沿。
暗红花纹的指腹按在他唇上又松开,我分明看见一抹血迹。
原来是咬破了嘴。
真是个聪明可爱的孩子。
这是我与那个孩子的初次接触。
大约过了一年多,我又再次见到了他。
我放肆德在五行之境之间穿梭,在金之境等到了他。
先生也是这里的人么?他清澈漂亮的墨绿色眼眸忧郁深深。
我弯起眉眼,像任何一次一样笑得温暖柔和。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在自己的领地通过植物们想金之境的情况时,终于看见那个孩子流泪。
他满脸泪痕,蓦然转首说他不想死,但他更不想神祇死。
他说他懂生命的可贵。
他从前快乐的生活,都在一场大火之中离去。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可他还不知我是谁。
他隐藏了痛苦的墨绿色眼眸光芒熠熠,如同葳蕤的树。他笑得温暖坚定。
我叫光灵。你呢?
我微微一怔,随即微笑。
比往常任何一次都温柔。
荧惑。
荧惑……是火星吗?
嗯。
他说我的名字很温暖。
像火星一样散发着暗红色的光芒。
我一身长衣,他的血迹还有残留的味道。
我浅笑,散漫地靠在植物们上。
真是个温暖的孩子。
他如此温暖,以至于那温暖遮蔽住他的目光,看不见我亲手为他编织的噩梦。
以至于,他就让我以为,他永远也不会露出那样的神情。
那天的雨真大。
雨中他浑身湿透,用疼痛到麻木的墨绿眼眸看着我,容色如雪。
那样的眼瞳真美,像夜色之中的吉桑湖,绝望得刻到人骨子里的美丽。
所有温暖的光芒,都被我一点点拿走。
他说:
我喜欢心灵感应。因为它可以让我感受到人心坎里最温暖的东西。
可我从你这里,什么也没感受到……你是真正的魔鬼。
他很狼狈。
我垂眸温柔看着他,微笑万年不变。
心中却泛上细细密密的疼痛,一点点蔓延。
这样温柔善良的孩子,谁都不忍心摧毁的吧。谁都,不希望那双眼眸一点点变得绝望痛苦。
那荧惑,你在干什么呢?
我浑身湿透。
随即微笑。
三天后,我给你一个答复。我如是说。
他离开时的背影,纤细瘦弱,让人惊讶这样一个纤弱的孩子怎么能背负那么多。
我轻轻开口,笑容温软。
光灵。
别再随便相信别人。
……
阿菁站在我面前,垂头不语。
我低头看着自己早已变得无瑕光滑的密色掌心,笑容不变。
阿菁,你在恨我杀了阿荃是不是?
她捂住断臂,摇摇头。
死在主人手下,我们没有怨言。
我目光飘向远方,轻轻道:是吗?
回眸微笑。
阿菁。
我要你为我做最后一件事。
她愕然抬首,我却透过她,仿佛看见了那个温柔清澈的孩子。
伸手覆上眼睛,我微笑。
荧惑,一切都结束了。
可……
真的会结束吗?
光灵。
接好,我的人头。

点评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突然想起当年年幼无知,写了偏关于荧惑的同人,引发了论坛关于他出身的RP讨论……  发表于 2013-7-11 11:04

评分

参与人数 2琉璃 +80 收起 理由
泷西 + 50 加油~~
雨儿 + 30 加油,别坑。坑了就杀了你哟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7-3 16: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膜拜!全是爪机码的么?十元应该早点来论坛,也许能向狐狸投稿。不知道现在还能投稿不。

点评

也许还有世界观三?  发表于 2013-7-11 11:05
 楼主| 发表于 2013-7-3 16:5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啦阿啦,十元今天才想尽办法用爪机登了论坛……苦逼啊……
[发帖际遇]: 散漫 捡了钱没交公 降了 3 . 幸运榜 / 衰神榜
 楼主| 发表于 2013-7-4 06: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少爷来更文………)
卷一:隐身草
章一:饮鸩
西藏。
阴暗窗边投下一个颀长的影子。
窗台之上,一只修长的手悠闲地敲着砖面。
那手的肌肤并不白皙,而是沉沉的蜜色,极其漂亮的指甲涂着深红颜色,手指手背描着人眼眸状的妖异花纹,每根手指都戴着铁制指环,那颜色灰亮,衬得那只手愈发妖冶而精致,手腕上的手环与珍珠链繁复华丽。
“怎么?”手的主人沉在阴影之中笑盈盈道,语声温柔戏谑,“已经不想再做隐身草了吗?”
藏地的风呼啦啦吹进门窗,铃声叮当,吹起笑意深深的那人一缕银白的发。
房内床上,披着宽巾的女子仿佛受冷一般缩了缩,深褐的目光孤寂而遥远。
半晌。
女子看着窗边妖异的那人,微笑着留下泪去。
“我……”抬手覆上双眸,女子苦笑,轻声道,“这是我罪有应得的下场。”
指缝中渐渐渗出晶莹的液体,再被那风一吹,就碎了。
窗边那人抚下扬起的长发,微笑走到她身边,递过一碗清澈的液体,声音温软,不露感情,却仿佛带着清淡的诱惑。
“喝下去吧,喝下去就全部都结束了。”
女子身躯一僵,深褐色的眼神望进那人潋滟美丽的含笑眼眸,企图找到一些她所希望的东西。
“不愿么?”依旧轻笑。
“不……”女子苍白的手接过药碗。
闭了闭眼,女子拂开深褐色的卷发,露出一个凄婉的微笑。
抬睫:“知道吗?我太高兴了,是你来送我,真的,我很高兴!”
苍白掌心一片冰凉。
低头去,碗中水面映出如雪的惨白容颜。
啪!
一滴泪落入水中。
女子怔怔地看了粼粼水面半晌,忽然仰头将液体一一饮而尽。
端着空荡荡的碗,女子一阵怔忡,忽然含泪微笑。
“我惟一的遗憾就是没有能跟儿时的好朋友见上一面……”笑意中溢着解脱,抬头看那人最后一眼,“真的……有点遗憾呀!”
还有就是,无法再看着你……
“砰”!
空碗跌落,女子苍白的纤弱手腕软软搭下。
“原来你还有好朋友……”
身形修长优雅的那人笑盈盈转身,踱到窗边。
窗台上一盆茉莉,开得娇艳,叶子翠绿晶莹欲滴,或开或含的茉莉花花瓣雪白而瓣尖潮红,红色脉络丝丝分明,映在那人淡金的美眸之中鲜明得惊心。
手掌贴在墙壁之上,妖娆花纹盛绽。
那沉在阴影之中的人,轻笑一声,眼底隐隐是淡而冷的寒意。
“但愿他知道得不会太多……不然……”
微微仰首,笑意温和。
“你可就真的又害死了一个人……”
“红雨。”
==================
“你说什么?!”银发紫眸的女子一怔。
“她死了。”藏族的中年男子态度冷淡,轻轻推开面前的门。
金魔针瞳孔一缩。
死了!
怎么会……她……
“这怎么可能!我一个月前还收到她的信呀!”
中年人瞥她一眼,仍是冷冷淡淡,“可她是一星期前死的。”
金魔针紧了紧衣衫,突然觉得这里真冷。
风呼呼地吹过,吹得她的心都是冰凉的。
怎么,会这样……
一旁的小男孩粉雕玉琢,头戴绒帽,衬得小脸精致雪白,一双墨绿眼眸像只纯澈温柔的小狐狸。
担忧地篡紧金魔针衣袂一角,“妈妈……”
“姑娘,你也不要难过了。”中年人实在看不下去劝道,“她这个人……”欲言又止。
“她怎么了?”
中年人却已住口,只一边走开一边淡淡道:“你们走吧。”
小男孩蹙眉。
忽然急急忙忙奔过来一人,大约三十多岁,跑到中年人面前喘气道:“怎么办呢?快想想办法吧!”
中年人皱眉,“不要慌。已经跟城里联系上了,医疗队很快就会来!”
小小的孩子茫然,一头雾水:“怎么回事啊?”
身边多了悄无声息一人,乌发长袍随风猎猎飞舞。
“爸爸?”孩子转眼看去。
墨黑长发玉白面容的男子淡淡答:“嗯。”
顿了顿,清冷长眉之间浮现半点忧色:“是……传染病!”
众人一怔。
中年藏族人怔怔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粼宿微微蹙眉:“刚才遇到的几个人都隐约露出相同的症状,这么多人得同样的病,应该是传染病,不会错的。”
中年人脸上露出喜色,“这么说,你是医生?那太好了!拜托你过来看一下吧,已经有很多人病倒了!”
粼宿淡开眉心,“嗯,带我去吧!”回头看着儿子,“光灵,别离开你妈妈!”
光灵笑吟吟地乖巧点头:“是,知道了!”
金魔针看着那人离去的颀长背影,秀眉微拧。
一只冰凉柔软的小手忽然拉住她手腕。
金魔针愕然低头,看见儿子笑吟吟扯她衣袖,要她蹲下。
金魔针蹲下身去,正想光灵是不是累了要她抱,眉心却贴上他滑腻的小小手心,透去与粼宿一般的淡淡竹叶香气,努力抚平她眉间的忧郁,墨绿眼眸尽是清澈。
金魔针不由扑哧一笑,拉下光灵小手道:“你干什么呀?”
光灵眨眨温柔纯澈的大大狐狸眼,认真地看着她:“妈妈别皱眉头,皱着不好看。”
金魔针一怔,随即心里一暖,弯起眉眼微笑,“好,妈妈听光灵的不皱眉头。”
光灵再次仔细看了看她,终于满意地笑:“妈妈笑起来好看。”
“真的吗?”金魔针逗弄他粉粉嫩嫩的小脸。
“嗯,”光灵眨眨长睫,很认真的神情,“爸爸也这么说。”心下却贼兮兮地偷笑:爸爸是说过,不过不是对他说的。
看着金魔针微微潮红的玉面,光灵愈发觉得,爸爸真厉害,自己真聪明。
“你们……”身后传来清脆而微微犹豫的声音,“是来找红雨的吗?要不我带你们去……”
母子俩转过身去。
一个身穿藏袍的十六七岁的女孩儿面容清秀而微微憔悴苍白。
光灵见金魔针又恢复了那恍惚忧郁的神情,不由有些挫败。上前一步对那藏族女孩儿甜甜地笑:“那谢谢姐姐了。”
女孩子见他笑得可爱无辜,活像只柔顺的小猫,不禁微微脸红,回以一个笑容。
随即她示意母子两人看向远处。
“红雨就葬在那边的山岗上。”
===================
修长指尖在肌肤青白的手腕上探了探,感到病人微弱的心跳。
男子长眉微扬,低低叹道:“病情越来越重了……”
听着病重村民们低弱的呻吟,先前领他来这的朗杰村长忧心忡忡地道:“我们已经把病人暂时集中在这座寺庙里了,可还是有人被传染……”
粼宿长身立起,微微侧首:“这里有没有懂医术的人呢?”
村长叹息般摇摇头:“原来是有位喇嘛,是个藏医,可他去世已经很久了。虽然现在已经跟城里联系上了,但是这里太偏僻了!”
已然苍老的目光毫无希望,“等医疗队赶到还要一段时间。糟糕的是病毒传染地太快!要快点想出办法才行……”
粼宿拨开被汗打湿的额发,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可我能做的,也只有提供一个抑制传染速度的方法。”
村长眼眸一亮,“什么方法?”
粼宿淡淡道:“这是个非常古老的方法,而且也不太卫生。可是疫情紧急,也只有试一试了。”转过目光道,“找一些干净的丝线来,在病人的皮肤上划开细小的伤口,把线放进去,让病毒粘在线上,然后取出风干。同样再在健康人的身上划一个伤口,把粘有病毒的线放进去,因为风干后,病毒的威力减弱了,健康人的体内会自行产生免疫力,这样就可以延缓传染速度了。”
村长似懂非懂地听着,听到可以延缓病毒传染速度立刻精神一振:“噢,是这样!我马上去办——”
“等一下!”忽然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
村长愕然。
一道人影走进,却是个带着眼镜的青年,咬牙切齿地瞪着粼宿:“我不会让你们乱来的!”

点评

哈哈,暗DD出场~  发表于 2013-7-11 11:08
发表于 2013-7-4 10: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好怀念的剧情啊。以前我也想写文字版魔尘,写了复仇女孩前几页就放弃了。
发表于 2013-7-4 20: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啊……原来十元是你……………………
 楼主| 发表于 2013-7-7 18: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少爷前几天爪机被我妈拿走,所以木更……今天继续……)
章二:朗杰
“我不会让你们乱来的!”
粼宿一怔。
反而村长平平静静一脸淡定地道:“这是我儿子朗杰嘉措,在城里上医学院,放假回来探探亲的。不用理他。”
粼宿了然地瞥了朗杰嘉措一眼,细长的眼睛之中盈着淡淡笑意。
“什么叫做不用理我?!难道我不是医生吗?!”朗杰嘉措气得跳脚。
“还有脸说!回来这么多天没起任何作用!”村长指着他鼻子就恨铁不成钢地大骂。
“那是因为什么这不是我的专业!而且又没有药品和设备!”跳脚……
“那你就不要来这里捣乱!”大骂……
“讨厌!我不是来捣乱的!”继续跳脚……
一直安安静静悠悠闲闲在一旁看戏的粼宿轻声一笑,这还真是两父子……
接着就听朗杰嘉措指着他阿爸鼻子怒放冲冠地道:“你到底从哪找来这个土郎中?!他说的那种方法既原始又不卫生!用了会有问题的!……”
土郎中粼宿满头黑线,尽力忍了又忍。
随即朗杰村长淡定地脱下一只鞋,淡定地举在手里,然后……
“臭小子!你这是跟阿爸说话的态度吗?!啊?!我非教训你不可!”
“哇!!”臭小子朗杰嘉措抱头鼠窜。
现场狼奔豸突……
土郎中站在原地不动如山,此时才觉得村长替他出了一口恶气。
村长助手忙着拉开眼睛冒火的村长,“村长!这里又有病人了……”
终于不用逃窜的朗杰嘉措跳到粼宿身后,厉声斥责:“喂!你不要不负责任地乱出主意啦!”
粼宿似笑非笑转过眼眸,一个睥睨的神情,风神韶秀。
凉凉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我只知道,为医者不论何时都应该把病人的生命放在首位。如果在紧急关头还无法分清轻重缓急,不能果断行动,就根本没有资格做医生!”
朗杰嘉措愣了愣,又愣了愣。
半晌。
“什么?!!!”
又半晌。
粼宿笑吟吟揶揄备受打击的朗杰嘉措:“怎么样?医生?来帮帮忙吧?”
朗杰嘉措唰地转头,干巴巴道:“你不是说我没资格做医生吗?干嘛还要我帮忙?”
“哦?你就为了这个?”粼宿一挑眉梢,墨绿眼眸潋滟细长,“病人等待救治的时候你还在耍小孩子脾气,就更没资格做医生了。”
斗不过这只腹黑狐狸的朗杰嘉措呻吟一声,觉得人生无望。
“啊………………”
半晌。
重新奋起的朗杰嘉措阴恻恻看着粼宿:“好!我就跟你赌一把!如果你的方法能奏效,你要怎样都行!”
粼宿默然。
他其实很想说,医生,貌似我不跟你赌也怎样都行吧……
“怎么?”朗杰嘉措见他难得的沉默以为他胆怯。
“没什么。”粼宿淡淡道,复又一顿,眉眼之间浮现一点戏谑,“你说,怎样都行?”
朗杰嘉措认真严肃地道:“当然,”想了想又道,“除了以身相许不行!”
“……”
粼宿黑线。
废话,哪个要你劳什子的以身相许?
自恋的少年一脸欠揍的胜券在握:“但如果不能奏效,你就得拜我为师!”
墨绿眼眸微眯,男子轻声微笑,“好啊,我们一言为定。如果结果相反,你也要拜我为师。”
淡淡转身,看也不看他一眼,轻声道:“既然这样,我就再冒一次险。”
“?”
转向村长:“村长,你刚才说的喇嘛医生有没有留下药或者书籍之类的东西?”
村长楞楞点头,“有啊,因为都不懂,也没有动过。”
“能让我看看吗?”微笑。
“行,我带你去——”
“不可以!你想干什么?!”恼怒的青年唰地挡在粼宿身前,“我不会让你乱来的!”
“……”
“……”
“……”
半晌,助手楞楞地问村长:“你儿子在医学院学哪一科?”
“外科,怎么啦?”
“我以为他是学精神科的。”
村长阴恻恻转头盯着他……
那边朗杰嘉措愤怒地盯着那只腹黑狐狸,厉声道:“别逞能!病人如果出现什么问题的话,你可要负法律责任的!”
粼宿看也不看地从他身边飘过……
“各位,如果我能够配出对症的药,有没有人愿意试试?”
众人略微迟疑地对视。
朗杰嘉措揪住一脸淡然的粼宿,狠狠盯住他:“大家不要相信他!这家伙是个骗子!他配的药不能吃!——”
“我愿意。”
一个苍老平静而慈祥的声音。
众皆一怔。
一个老人蹒跚地走出:“……为大家试药。”
“啊!阿妈!”村长助手慌忙挡住她。
老人笑呵呵道:“阿妈老了,让我来试药最合适了!”
转向粼宿,折腰作了一个礼:“拜托了,大夫。”
粼宿默然。
在苦难面前,总是有一些人无所畏惧,愿意挺身而出。
此时才能让世人看清,看重他们这种人的光芒,伟大,果决。
阿妈如是。
眸中覆上淡淡敬意,粼宿弯腰回礼。
所有人都静了静。
然后是一片鼎沸人声。
“这怎么可以!怎么能让老人来为我们试药?!”
“是啊!还是我来吧!”
“不!还是让我来。”
“我们根本就不需要人试药!大夫是来救我们的,我们相信你!……”
“对!相信你!……”
“不试药!……”
人声冗杂。
朗杰嘉措石化。
随即他看见那只狐狸,似笑非笑看住他,同情地拍拍他肩上灰尘,叹口气,然后施施然踱开。
半晌。
寺庙内传出一声悲愤的泣血怒吼!
“气死我了!!!”
随即他阴恻恻盯住人们。
“你们……”
刚才还在争着试药的人们齐刷刷安静下来,瞅着他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你们……”
“你们居然帮着外人来欺负我!”
众倒。
“我再也不理你们了!!呜哇!!……”泪奔……
村长助手楞楞地半晌黑线,随即慨叹:“我错了!他不是学精神科的。他应该去检查一下精神是否正常才对!”
===================
“就快要到了。”藏族女孩儿手笼在袖中道。
“嗯。”金魔针淡淡道。
爬上山岗,一眼就看见了一座碎石堆积的坟墓。
女孩儿轻声道:“就是这里。”
光灵默默无言。
金魔针抬手蒙住眼睛。
怀里一封信,被捂得温热,是那人的绝笔。
液体从指缝中渗出,一滴滴砸在了脚下泥石之中。
光灵在冷风之中缩了缩。
妈妈……
随即他双手合十,闭眼默默对死者表示尊敬。
风起得很大。
淡紫眼眸之中一片茫然。
……我来晚了……对不起……
……红雨。

点评

好啊~~~~加油!不要坑掉哈~  发表于 2013-7-11 11:09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散漫 头上,散漫 赚了 3 . 幸运榜 / 衰神榜
 楼主| 发表于 2013-7-7 19: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讨好……嘻嘻………买的复印版魔尘的奇境下没有完,只好去买电子版了呜呼哀哉……

点评

啊啊啊啊!大夫好帅  发表于 2013-7-7 20:53
 楼主| 发表于 2013-7-7 19: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少爷估摸着机会很少能上网,干脆把新章放上来吧
章三:小绒
“你告诉我,她是怎么死的?”金魔针拿下眼上手心,轻声道。
女孩儿摇摇头,合掌哈了口气温暖有些冻僵的手指:“我不知道。有人说像自然死亡,也有人查过,但都没有结果。”
抬眼看金魔针:“阿姨,你是她的亲戚吗?”
光灵拢了拢衣襟,同样看向她。
金魔针淡淡否定:“不,我是她家乡的朋友。她去城里上学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没想到她会在这里……”
长风吹起银发上珍珠琏饰,叮叮作响,女子秀美眉眼是吹不散的忧郁。
女孩子疑惑地道:“我也觉得很奇怪!她这样从大城市来的人,为什么要一个人隐居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可她说过,在这个最接近天际的地方,可以净化自己的灵魂!”
金魔针一怔。
“净化……灵魂……?”
“嗯。”女孩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微笑对母子两人道:“啊,对了!我带你们去她著过的地方吧!”
“真是谢谢你了,小姑娘!”金魔针牵起光灵冰凉的小手微笑道。
“叫我小绒就好。”
光灵抬起浓黑的眼睫水汪汪的大眼睛,甜甜地笑:“小绒姐姐。”
小绒笑意盈盈地摸摸他的脑袋。
走下了山岗,行在房屋之间,小绒拂开眼前额发:“我爸爸是个地质学家,在这附近考察的时候遇难了,所以我和妈妈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来这儿祭拜他,顺便回去看望他生前的朋友——就是这里的村长——因为红雨也不是本地人,我经常去她那里玩,她也很喜欢我,所以她死了我很伤心。”走近一栋房屋,“啊,我们到了,就是这里。”
金魔针微微犹豫。
红雨住过的地方……
光灵静静看了她一眼,抬手推开大门。
淡淡新尘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被尘封已久的往事, 蓦然被人想起,惊起无法躲避的惊恐。
天光射进屋堂。
屋中是典型的藏家风格,干净,整洁,轻飘飘的尘埃在阳光与风中飞舞。可以想见主人一定是个好洁的人。
金魔针走到窗边,见窗台上一盆干枯已久的植物。
“这是……她养的花?”
“嗯,这些花无法适应这里的气候和环境,所以都枯萎了。不过……”眼眸中划过一丝心悸,“我倒是见它们开过一次。”
“?”金魔针微怔。
“红雨说那是仅有的一次!就是那个人第一次出现的那天!”小绒缩了缩。
“那个人?”
“嗯。我不认识他,不过,红雨好像很喜欢他……”
金魔针再次怔忡。
“当时有一些登山者也看到了,还拍了一张他们的照片呢。”
光灵好奇地望着墙边桌台上的神像不语。
“……但是,自红雨死后那个人就再也没出现过……”
“那个人,”金魔针轻轻道,眼瞳微缩,“长什么样子?”
“不清楚。”小绒摇摇头,“当时的那张照片已经不见了,我也没见过他的脸。不过……”小绒眼眸微眯,“当时那些登山者们说,他穿了一声雪豹藏袍,长得很好看、很适合微笑的样子,而且……”一怔,“他的眼睛,似乎是金色的。”
金魔针一愣。
很适合微笑……
金色的眼睛……
前方光灵正回过头来,略带疑惑的墨绿色眼眸光芒流转,像只温柔纯澈的小狐狸。
金魔针收起情绪,对他一笑。
光灵安心下来,转头继续看那神像。
小绒看见他微微疑惑的样子,不由一笑:“神像很漂亮吧?”
光灵笑吟吟点点头。
小绒解释道:“这是白度母菩萨像。据说是观士音的化身哦。”
金魔针闻言,仔细看了看那神像——是女子的形象,头戴金冠,臂戴手环,双腿盘坐于莲台之上,双眉弯弯如柳叶,闭着眼睛,眉心一点痣,并不是衣袂飘飘的仙气之感——她穿的不多,腹部与其余地方的肌肤大片裸露,露出精致优美的身体线条,以及暗隐力量的健美肢体,有一种微微魅惑的神圣。
金魔针却注意到,她的眉眼似笑非笑,雕刻得极为美丽,很适合微笑的神情。
不禁赞叹一声,“真美……”转而意识到什么,“怎么,她信佛吗?”
小绒点头微笑,“是啊。”
金魔针一阵怔忡。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又听小绒道:“她很虔诚的。她还说,信仰可以令自己心中的罪恶感减轻……”
金魔针眼瞳一缩。
……罪恶感?净化灵魂?这些话有些奇怪呀!还有那个在她死后就失踪的人……
“小绒,你知道红雨死时的情形是怎样的?”金魔针侧首问。
小绒有些犹豫地道:“这个我倒是看了,因为我是第一个发现她尸体的人……”
金魔针蓦然抓住她急道:“真的吗?那你快说呀!”
小绒微微阴郁地道:“那天,我像平常一样来她这里玩,发现门没锁,我就自己推门进去了。当时,红雨就躺在这儿……”小绒带两人走到床前,脸色愈发青白,“她一动也不动……我以为她睡着了,想把她推醒,可是她全身都僵硬了!……冰冷冰冷的……好恐怖!……”
小绒忽然呼吸有些急促,脸色惨白发灰,全身颤抖起来,半晌难受得弯下腰去,手指死死抓住床沿。
光灵与金魔针对视一眼,有些不确定地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小绒奔开去打开一旁柜子开始翻箱倒柜地找什么。
金魔针紧了紧身上的披肩,“你在找什么?”走过去轻触她的肩,“阿姨帮你找,好吗?”
砰!
小绒猛的推开她!
“妈妈!”光灵一震,大喊,随即他和慢慢起身的金魔针都是一惊。
金魔针缓缓将光灵护在怀里。
小绒已转过头来。
她脸色枯槁发黑,满脸冷汗,重重喘着气,一双眼眸满是血丝,眼窝深陷。
望过来的神色令人惊怖。
光灵一颤。
“……小绒姐姐……”
=======================
“噢,原来你们是来探望朋友的,结果却发现那位朋友已经死了。”朗杰嘉措恍然。
他身侧一身黑袍的男子点点头:“确切地说,应该是我妻子的朋友。”
“你有老婆啦?”
“怎么?不像吗?”粼宿斜睨他。
“没,就是觉得你这种性子的家伙居然有人看上。”朗杰嘉措很无辜地耸耸肩。
“……”
正暗暗黑线的粼宿很温和地看过去,看的朗杰嘉措一身鸡皮疙瘩。
忽然一声欢乐的童音响起打破僵局:“爸爸!”
一个穿着小小藏袍的孩子颠颠地跑到两人面前,笑眯眯对着粼宿道:“爸爸!”
朗杰嘉措顿时风中凌乱:“你儿子?”
粼宿一挑长眉:“光灵,向这个哥哥问好。”
朗杰嘉措黑线:“什么?哥哥!你想占我便宜吗?”
随即见被称作光灵的孩童微笑伸出小手,漂亮的黑发衬得一张雪白的小脸粉粉嫩嫩,笑眯眯的样子可爱得像只小猫:“你好!”
朗杰嘉措汗淋淋地伸出手:“啊……久仰、久仰!幸会、幸会!呵呵、呵呵……”
光灵握住他的大手摇了摇,仍是笑吟吟的样子。
被不好意思的朗杰嘉措风中凌乱地问孩子他爸爸:“这是你教他的?”
粼宿笑笑,不可置否:“他喜欢这样。”
然后听见光灵转身欢快地唤道:“妈妈!”
妈妈?
朗杰嘉措望去。
西藏的天色很冷,甚至还飘着细微的雪花,天青色的苍穹显得沉,而凉。
那女子微微淡笑地在那长空之下走来,一身藏服,腰间束着镶嵌彩石的宽腰带,显出优美纤腰,臂腰披着雪白的披巾,裙下露出漆黑靴尖,俯仰之间极其优美。走近了才看清她雪白面容,细长娥眉,鲜明双唇以及银白长发和淡紫眼眸。
极其柔美而微带忧郁的容光。
朗杰嘉措眼冒桃心。
美人哇美人……
光灵疑惑地看着满脸痴迷红晕的眼镜青年,很疑惑地想:他发烧了吗?……
……
金魔针刚要应儿子,忽然一个人影唰地跑上来,红着脸,握住她的手不住地上下摇:“你好,初次见面,我叫朗杰嘉措,你可以叫我小杰……”
另一个人影忽然幽幽挡在两人之间。
满脸不爽的粼宿抱着手肘暗暗恼怒。
朗杰嘉措冷汗涔涔……
举起双手对粼宿澄清:“我以为你们家都喜欢这样……”
“……”
三人或恼怒或尴尬或迷茫之间,一人从红雨家中幽幽探出头。
三人一怔,向那个方向望去。朗杰嘉措愕然:“小绒?”
小绒低头掩住脸色,匆匆跑出:“我先走了!”
几人怔怔,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
发表于 2013-7-7 20: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改天用电脑了再给你发琉璃
发表于 2013-7-11 09: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才看到这帖,我不是版主没法给你奖励了。继续加油啊!
发表于 2013-7-11 11: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泠轩 发表于 2013-7-11  09:52
现在才看到这帖,我不是版主没法给你奖励了。继续加油啊!

请回看一楼评分~乃就可以发现,其实乃也是可以评分滴~~

楼主好勇气啊~期待继续更新~~~

点评

我是在一楼评分呀,但系统提示我只能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评分QAQ  发表于 2013-7-11 13:43
发表于 2013-7-11 16: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文字版好幸福~~
我准备重新看魔尘啦~~
 楼主| 发表于 2013-7-11 17: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少爷来更啦)
第四章:想法
村长家中。
“总之,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话,就尽管找我好了。”朗杰嘉措笑吟吟道。
粼宿正接过一杯酥油茶准备喝,听见这一句,挑眉,毫不客气地道:“既然你这么热情,我们的住处就由你来安排好了。”
光灵眨眨眼,神色微微狡黠。
朗杰嘉措恼怒,暗想这厮不知道什么是礼让吗?!转过目光对粼宿咬牙:“你们当我是导游吗?!”
金魔针一怔,赶紧打圆场:“这样不好吧?太麻烦人家了。”
朗杰嘉措见她开口,不由略略尴尬,随即狗腿地笑:“不!请不要这样说。我这个人最好客了!包在我身上吧!”
金魔针微笑:“是吗?谢谢!”
一旁光灵站在他爹身边,小小身体还没有他爹坐着高,在温暖室内小脸红润,一脸奇怪问他爹:“爸爸,他为什么总是讨好妈妈?”
粼宿似笑非笑看了某人一眼,对儿子“轻声”道:“那是因为他羡慕你。”
朗杰嘉措石化……
“你!你这个家伙的嘴可太损了!你要是再敢占我便宜,我就不客气了!”
粼宿喝茶,轻描淡写道:“哦?是吗?”
金魔针脸颊微红,掩唇暗笑。
朗杰嘉措挫败地坐下,“好了,不要再闹了……”
藏地冷风自门窗外哗啦啦吹过,酥油茶馥郁醇厚的香气在温暖室内氤氲。
斟茶的妇人不时看一眼吃饭的那四人,年纪稍小的女孩子脸红地对妇人悄悄道:“你看那个小孩好可爱!”
朗杰嘉措拿筷子夹过盘子里的菜,边吃边道:“……说到红雨,我一直在城里念书,所以跟她并不熟……她住在这里大概有两年了吧。她为人很沉静,平时不常与人来往,跟她最熟的恐怕也就是小绒了。”
粼宿光灵闲闲淡淡喝茶,不时略略担忧地看听的认真的金魔针一眼。
“……小绒和她妈妈虽然每年都会到这里来,不过今年待的时间似乎长了点……”朗杰嘉措咬着筷尖踌躇道,“以前这个时候她们早就回城去了。
“有一件事我一直觉得很奇怪。红雨的死是在我从城里回来之前,所以我也不清楚她的死因。但是我隐约听说,就在她死前的那几天似乎发生过一件事,而且闹得很不愉快。”
金魔针一怔。
“什么事?”
朗杰嘉措摇头道:“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没有人愿意再提起,尤其是在她死后。如果追问反而会引起大家的反感,所以我怀疑红雨的死说不定会跟那件事有关……”
粼宿端着茶杯的手一顿,水雾之上的墨绿眼眸若有所思。
一边光灵含着筷尖,睁着小狐狸一般温柔纯真的眼默然不语。
却听朗杰嘉措轻轻继续道:“……她一定是做了什么招人恨的事,不然大家不会这样!”
“啪嗒”!
众人一惊,转眼见到金魔针略带忧郁的脸上一片惘然,筷子已然落地。
光灵担忧地看着她:“妈妈?”
朗杰嘉措不知道怎么回事,茫然无措。
金魔针淡紫眼眸之中隐隐哀愁,仿佛被掀开一些难以承受的过去。
红雨……
……
……天上淅淅沥沥地下着雨,树林之中暗暗沉沉,宛如沉睡的兽,或者深渊之中的梦境,随时会被惊醒,引起略带咸湿的气息。
有人的声音在嗒嗒雨声下,静而凉,如同被沉入水底的深。
……金魔针……
我要走了……
……以后……
不,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雨声细细。
……我已经一无所有……再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你恨我吧!金魔针……
或许我才是生来就注定要被人恨的人……
那人瘦弱身影渐渐被湮没,声音却一遍又一遍在耳边,挥之不去。
……或许我才是生来就注定要被人恨的人!……
……或许我才是生来就注定要被人恨的人!……
……被人恨的人!……
……被人恨的人!……
……的人!……
……
金魔针脸上一凉,指尖摸到了眼中流下的泪水。
脸上凉起的同时身后却一暖,金魔针微愣地回头,却见着粼宿将她的披巾罩上她肩。
他淡淡道:“不要过于悲伤,我可不希望你伤害自己。”
金魔针略略踌躇,随即抬头对他道:“我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猎猎长风将他衣袂乌发吹起,略略一笑,靠在一边,仍然是清清淡淡的神情:“你不说我大概也能猜到……”
“那你不打算阻止我吗?”金魔针掩紧披巾。
粼宿反问:“我为什么要阻止你?”
侧过的目光微微柔和,男子清雅容色在泛白的夜晚之中如一抹亮色,而那身影又让人觉得淡而静。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是最了解红雨的人。也只有你最有资格为她做这件事!我不是你,所以无法体会你的心情。但是我知道如果这件事不能有个结果的话,你会痛苦一生!我是不会让你痛苦的,所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吧!……”
金魔针不语,眼神却一点点温暖起来,露出一个微笑。
半晌。
藏天之下,轻轻的一声“嗯”被掩埋在旋起的冰雪之中。
房中。
光灵悄悄行到正在舔着自己毛的小猫身后,突然将它抱起,猫咪懒洋洋地一声:“喵!”
光灵抱着猫站起来,听它又是一声“喵——”,弯起眼眉笑得比正宗的猫咪还像猫:“喵♥”(~)
猫咪抬起一双猫眼,对上光灵墨绿色眼眸。
光灵心中一悸,想起白天怪异的小绒,她转过身后的眼神令人惊怖。
“……”
次日。
金红色太阳升起,阳光撒遍天地之间,将万物轮廓镀上一层淡金,西藏雪山散发出淡淡清凉。
睡眼朦胧的青年懒洋洋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像只海参一般懒洋洋拖到卫生间漱口,正眼睛半睁半眯地慢慢刷牙,忽然听到外面的一声惊呼:
“什么??!!开棺验尸!!!”

点评

嘛,文字和漫画不同。情景转换,图片可以通过背景来阐述,而文字就必须自己的相关描写才可以让读者知道。乃还可以加写细节的描写哦~~  发表于 2013-7-16 21:36
 楼主| 发表于 2013-7-11 17:4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少爷爪机码字不容易啊!过几天老爸回来就能用电脑也许可以快点更……

评分

参与人数 1琉璃 +50 收起 理由
雨儿 + 50 更新辛苦了

查看全部评分

[发帖际遇]: 散漫 捡了钱没交公 降了 3 .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3-7-16 21:4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散漫 发表于 2013-7-11  17:40
少爷爪机码字不容易啊!过几天老爸回来就能用电脑也许可以快点更……

其实,更慢点没关系的~~把细节写出来会更好哦~~
我想说,如果我没看过漫画版的,今天我会有很多地方看不明白哦~
 楼主| 发表于 2013-7-19 20:51:5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长篇】魔尘-文字版(算是改编吧?)

嗯,好的^ ^其实十元一直是一边看着魔尘原版一边码字的,所以会造成自以为是的充实的错觉,导致它的不够详细……不过十元会努力改掉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7-19 20: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少爷这一章写的不多,下一章少爷一定会恢复的。。。)
章五:开棺
“什么??开棺验尸??!!”
一声惊呼如平地惊雷,朗杰嘉措正在刷牙的手一滑。
“哎哟我的妈呀!疼死我啦……”朗杰嘉措颤巍巍捂着腮帮子呻吟,半晌,气冲冲一掀门帘,咬牙道:“阿爸!怎么回事呀!”
一抬眸,猛然发现前方纤细的身影,愣了愣,随即满眼桃花地打招呼:“针姐!早上好!”
村长愕然看着他红肿的腮帮,“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金魔针对他礼貌性的笑了笑,然后淡紫的眼神转向村长。
“是的。”
“这……”村长皱眉。
“坐下说吧。”一个声音淡淡响起,吓了朗杰嘉措一跳,循声望去,仍旧一身黑色长袍的男子坐在一边,墨绿眼眸细长如同狐狸。
金魔针没动,雪白面容一片平静。村长坐在主位上,眉头始终紧皱。
抬头:“说说看你怎么会突然有开棺验尸的想法的?难道你怀疑她的死跟我们有关?”一抬手举起一只鞋,话是对着金魔针说的,目光却阴恻恻盯着朗杰嘉措,“该不会是那个家伙胡说了些什么吧?”
朗杰嘉措惊悚地瞅着那鞋:“我可没有胡说啊!”
女子轻轻摇头,“不,我只是希望了解在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眼眸黯然,目光却似乎加深了些。
“我从小就没父母,是在姨妈家长大的……”朗杰嘉措慢慢收敛了嬉笑怒骂的神情,略带担忧地看向金魔针,“后来姨妈也出意外去世了……”粼宿闭起眼睛,仿佛叹息或怜惜。
“……有人就说我是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的煞星!没有人愿意再收养我,我就……像是垃圾一样被丢弃在角落里,连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金魔针呼吸微滞,仿佛想起了不可揭开的痛苦,微微颤抖了起来,屋中的人都静默下来,听着那女子含泪掀开多年前的往事,将苦痛与脆弱统统暴露在天光之下。
“……那时……我才只有光灵那么大呀!”她蒙住泛红的双眼,哽咽道,“设想一下这种情况,一个孩子……怎么可能会活下来!可是我却做到了!全都是因为有她!”
声音渐渐低沉,“她是个没有母亲的孩子,父亲又很严厉,所以她从小就要操持家务和下地干活,可是就在这种困苦的环境中,她还是偷偷地照顾了我五年!后来……”金魔针顿了顿,眼泪在这短暂的一刹那大颗大颗落下来,“后来,她的父亲也离开了她,她跟我一样也成了孤儿,不过,幸运的是,她城里的亲戚领养了她,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直到上个月,我才收到了她的唯一一封信……
“我从那么远的地方来找她,可等着我的却是这种结果!你叫我怎么能就这样回去?所以,求您答应我的请求!就算不是为了查明她的死因,我作为她的同乡,想要把她的尸体带回家乡去埋葬,这也不为过吧?”声音慢慢低落,“……哪怕只是……让我看上她一眼……”
朗杰嘉措默默递过去一方手帕,金魔针接过对他勉强一笑,“谢谢。”
村长沉默半晌,最后看向一直沉默的那人:“你们都是这个意思吗?”
粼宿收回微凉指尖,垂下的目光中氤氲着的淡淡怜惜,起身时已消失不见,轻轻颔首:“是的,村长,我希望您能理解我妻子的心情。如果我妻子有出言不逊的地方,我替她向您道歉。开棺之事,我看,死者入土才七天,现在还来得及。而且,这里气候干燥,尸体腐化得不会很快。”
向金魔针递去一个安抚的目光,粼宿淡淡道:“开棺验尸,事不宜迟。”
村长微微一叹,抖去烟斗之中的烟灰。
“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一顿,“只希望无论验出什么结果,你们都能够坦然接受。”
=====================
光灵在门上敲了一会儿,门里传来有些凌乱的脚步声,随即门被轻轻打开,妇人消瘦的脸探出来,打量了一下门外粉雕玉琢的孩子道:“小朋友,你找谁?”
乌黑的发被风吹起,光灵弯起眼眉,如一只温柔无害的小猫一般微笑:“你好!我是来找小绒姐姐玩的。”
“小绒她有些不舒服,还没起床呢。”妇人俯下身对他勉强展开一个温和的笑容,“你过一会儿再来找她好吗?”
光灵偏头想了想,随即微笑:“那好吧。”
门轻轻关上,妇人伏在门板上冰凉地呼出一口气。
那孩子……
身后一只苍白纤细的手求助般颤巍巍伸出:“妈妈……”
妇人转过头去,露出一个惨淡的笑
=====================。
光灵在门外转身离去,刚走一步,却感到身后仿佛有两道似有若无的目光,豁然转身,看向才关上没多久的门,却未注意窗边,一道淡金的光芒微微一闪。
光灵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皱了皱眉,随即转身离开。
小绒家中。
妇人紧紧抱着女儿,担忧地瞥向窗边一人。
“就是他吗?”
那人一手掩在怀中,一手撩着窗帘,姿势优雅散漫,看着疾风淡雪之中孩童渐渐走远的小小身影,深红唇畔笑意悠悠。
微微凝霜的窗玻璃映出那人修长手上妖冶精致宛如眼眸的花纹。
声音被屋外风声吞得模糊,声中笑意却不变。
“……嗯。”
[发帖际遇]: 散漫 捡了钱没交公 降了 1 .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3-7-20 19: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写,可以在写的同时自己构思一个框架,这样更容易有方向,毕竟现在魔尘还是方向各种不明。。
发表于 2013-7-21 00: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仍旧一身黑色长袍的男子坐在一边


大夫此时的外套貌似是绿色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7-21 09: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长篇】魔尘-文字版(算是改编吧?)

泷西 发表于 2013-7-20  19:57
加油写,可以在写的同时自己构思一个框架,这样更容易有方向,毕竟现在魔尘还是方向各种不明。。

嗯,好嗒,谢谢提议………………………………………………………
 楼主| 发表于 2013-7-21 09: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长篇】魔尘-文字版(算是改编吧?)

玥塔 发表于 2013-7-21  00:12
大夫此时的外套貌似是绿色的?

额,黑色好看点吧…………………再说粼宿大人不像喜欢鲜艳颜色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林莹官方同好会☆魔尘五行幻之境 ( 鄂ICP备11004013  

GMT+8, 2018-10-18 13:01 , Processed in 0.439558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