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林莹官方同好会☆魔尘五行幻之境

 找回密码
 入住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63|回复: 8

【原创】小说版番外 荧光(没事就戳戳玩儿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1 12: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魔尘】
—同人番外—
<壹、>
那些肆意飞溅的血液像是花一样在我身旁绽开,伸出妖冶血红的枝叶,我忽然觉得很累,我无力再去试图拯救,因为我知道我也无力拯救。其实我很想像你一样变得冷漠,那样我或许可以感受到你那时是怎样的感情,我也许可以自欺欺人地以为不再痛苦。可我怕,我怕呀,丢掉我所能温暖自己和他人的心,那我还是我吗?我知道你也不想让我变得那样,可你为什么还一直把我推向那样的深渊呢?荧惑?
<贰、>
光灵半卧在神祇床边,眼睫半掩着眼睛,隐隐有墨绿的色泽。
可只有他身后的祁钒知道,他的眼中没有一丝光芒。
光灵握着神祇冰凉的手,轻声道:“她为什么还不醒过来?”
祁钒想抽支烟,可最后终是放弃,靠在墙上疲倦地揉揉眉心,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声。
“她为自己编织了一个梦境,不愿意醒来。”
光灵毫无反应,只是怔怔地看着女孩儿安详的睡容,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
不愿醒来。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吧?”光灵愣了半天突然道。
祁钒抬眼看向他。
光灵看着自己的掌心,纹路纵横的洁白手掌,淡淡竹叶气息一如过去。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吧?一直沉睡于美梦之中,不用面对现实之中的残酷与恤腥,就这样沉睡着,一直沉溺在美好之中,不用醒来。”光灵怔怔地说着,语气平静。
“光灵……”祁钒微微皱眉。
“其实我很羡慕她呢。”他微微一笑,“神祇真的很幸运。”
听出了他声音中的湿意,祁钒沉默不语,光灵却已转过头来,雪白的面孔绝无一丝泪痕。
那双墨绿的眼眸,色泽温柔而平静,却再也看不到以往的光彩。
他微微笑着,眼睛里却没有笑意,只有虚无,迷茫的虚无。
祁钒指尖微凉,连呼吸都浅淡了下来。
是他们。
他们自作主张且自以为是地将这个孩子卷入这个复杂丑陋的世界,让他所拥有的美好在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之中被磨灭。
而他终于累了。
这个孩子,终于没有了重新走下去的力气。
祁钒感到自己已经露不出原来轻描淡写的笑容。
那个孩子沉在薄暗之中,眼神微凉。
“在土之境的时候,爸爸对我说,他希望我所拥有的能力能让我变得坚强而不是软弱,”他笑意只在唇角洇开,“我也希望是那样,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坚强。软弱一点,就可以回避那些苦痛一点,这样不是很好吗?”
祁钒无言以对。
“我想逃。”他静静道,“可处处都是悲苦,因而我无处可逃。即使是在梦中,那些令我害怕的还是不肯放过我。”
挥之不去。
<叁、>
神祇磨磨蹭蹭穿好了衣服。
姑姑正在落地窗前,微卷的长发柔和地披在身后,细腻的脸颊红润精致。
神祇缓缓拖着步过去。
“姑姑,你起得这么早干嘛?”女孩儿穿着连帽衫,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
孙良娣微笑着瞅她:“小懒虫,太阳都晒屁股了。”
“可我还没睡醒呢……”神祇皱眉,一脸的不爽。
良娣只是宠溺地微笑。
窗外的太阳却渐渐被乌云掩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怎么这天气这么奇怪……”神祇嘟囔着,咬了一片面包,隐约觉得不安。
一旁孙良娣已经吃完早餐,坐在沙发上看书,不时笑意盈盈地看她一眼。
喝完牛奶神祇正在看报,忽然门外一阵钥匙碰撞的清脆响声,神祇听到声音急急放下报,欢呼地跑到门口,在门打开的一瞬间就扑进门外那人的怀里:“爸爸!”
门外的人一头银发,玫瑰色的漂亮眼眸,如同女子一般姣秀,只是眸光似笑非笑满是令人猜不透的神色。
他身后一身黑色风衣的男子黑发黑眸,神情淡漠,面孔俊朗气质冷淡。
孙良佳抱了抱女儿,微笑着摸摸她柔软银发。
“外面快下雨了,我们进去吧。”
神祇点点头,目光扫过欧阳贺志,冷哼了一声。
这男人跟她抢姑姑,她才不要喜欢他。
迎出来的良娣哭笑不得。
下午。
早上的雨延续到了下午两点左右才罢休,神祇讨厌下雨,下雨总是破坏她想要出去玩的计划,还浪费时间。
于是神祇在中午吃完饭后就蜷到了被子里。
真奇怪,被子有些凉,她在被子里呆了许久,可温度还是微凉。
神祇睡得朦朦胧胧间闻到被子散发出淡淡清越的竹叶香气,便模糊地想,这被子做得真好。之后便沉入睡眠。
一觉醒来居然已经是六点,神祇吓了一跳,再看窗外,正是晚霞渐渐沉没。
别墅中静静悄悄,神祇喊了几声姑姑,也没有回应,便愤愤地想他们一定是自己出去玩了。
神祇伸了个懒腰,懒洋洋走到客厅。血红残阳映在一层一层的屏风上,光线迤逦斑驳,宛如幻觉。
神祇窝进沙发里,有些不适应地眯了眯眼。茶几上放着一本红皮烫金的书:《简 爱》,被残霞阳光照得暗暗沉沉。
神祇渐渐闭上眼睛。她的睡意又来了。
再次睡醒时已是夜晚,屋中除了她仍是没有人。
神祇有些害怕,却强自镇定下来,安慰自己他们只是玩得晚了,可一看手表,都十点了。
神祇在黑暗中窝在沙发上,一边暗骂自己怎么这么没用一边就要起身。
忽然手腕一凉。
神祇心中一跳,她竟没有发觉旁边有人。
她被拉住,只好又躺下去,同时道:“姑姑?你们回来了?”
没有人回答,只有她手腕上那只冰凉的手提醒她:这里还有一个人。
神祇随即发觉,这个人的手,不是姑姑,不是爸爸,也不是欧阳贺志。
那他是谁?
神祇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略带杀气的道:“你是谁?”
沉默。
就在她快要不耐烦时,那人轻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吐息冰凉。
“神祇。”
淡淡竹叶气息氤氲不去。
<肆、>
神祇略略不适应地睁开眼睛,转转眼睛,一眼看到床边的人沉睡的面容。
他雪白面孔消瘦了许多,眼睑下淡淡青色,长睫浓密乌黑,隐隐有墨绿色泽。
他一直在守着。
神祇稍微动了动因为昏睡太久而有些僵硬的手脚。
环顾了下四周,都是陌生的。
床边的人也是动了动,睁开眼睛,迷茫虚无的眼神看到神祇时并不改变,只是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微微笑了一下:“神祇。”
他的微笑在面上洇开,淡淡冰凉。
她将头埋在掌心,沉闷的声音传了过来:“为什么要叫醒我?”
光灵眼神渐渐渗出一点笑意,透着近乎残忍的薄意。
“因为它是假的,神祇。”他道。
神祇微微咬牙,声音中也搀了些湿意:“我愿意又怎么样!”
光灵拂开额发,并不看她,“神祇,”他道,“你昏睡的时候,我想了很多。
“其实就这么沉迷在虚幻的梦境来逃避也是好的,起码,梦中没有现实的痛苦。
“我也想要逃避,我也怕,那些事实太骇人了。可我逃到哪里都没用,那些痛苦都如影随形,我躲不开。
“我也想软弱一点,让旁人帮我分担一点,可我发现,这痛苦无法被分担,因为它就是我的一部分,不论怎样,我都逃不了。所以我只能面对现实。”
他看住她。
“那你呢,神祇?终有一天你会从梦境中醒来,可那时你会更痛苦,而且可能会错过一些你希望的东西。那时你又该怎么办?”
消瘦得纤细的白皙右手覆上她的手,柔软微凉,如所有不可追忆的梦境。
“神祇,良娣阿姨希望你幸福,别让她失望。记得吗?你答应过的,不再做令人遗憾的事。”
神祇抬起布满泪痕的雪白面孔。
看着眼前平静的少年。
他笑了笑。
“遗忘不了的东西,我们还是得遗忘。因为我们还有路要走。”
<伍、>
光灵抱着大大的水晶容器,坐在在金之境初遇容器里人头的主人的地方。
他对祁钒说:“让我再陪他最后一晚。”
于是他就来到了这里。
如同那日,水声潺潺流泻,池中淡淡水波,依稀有一人抱着冬不拉微笑回首,淡金色泽的眼眸温柔美丽,眸光比那池中的水还要潋滟。
轻轻微笑,宛如绽得华美的勾魂噬骨之香。
初遇?
但其实光灵知道,这里并不是初遇他的地方。
光灵将容器摆正,直视里面那人微笑的面容。
那时微笑回首的人的面容,已然死去。
不用看他也能在心底勾勒出他的容貌。
蜜色肌肤,弯弯长眉,微卷的发是银色,而眼睑却是淡淡金色,泛着浅淡金红的双唇笑意盈盈。
这样适合微笑的容色。
至死都在对他微笑。
光灵极慢极慢地,将微凉的颊,贴在容器的水晶玻璃上,闭上了眼。
隐约有温柔的声音自不知的地方传来。
……
……“你好?”
……“这么忧郁的表情,遇到麻烦了吗?”
……“送支曲子给你怎么样?”
……“只要活着就逃不过命运的安排。死去,将是最好的解脱。”
……“知道如何才能战胜死亡的命运吗?只有跨越生与死的界线。”
……“你想知道吗?跟我走,我来告诉你。”
……“告诉我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我当然希望你能够赢。所以我一定会帮你的。”
……“所以你应该相信我,因为你现在正身处险境……只有相信我,我才能帮你脱离这种险境。”
……“知道吗?刚才你差一点就被她杀死了!”
……“哦?她也这么认为吗?”
……“我早就说过,她已经不是你的朋友了。”
……“我会留在这里等你。”
……“荧惑。”
……“对不起,我不记得了。”
……“请别再随便相信任何人了。”
…...
他不禁微微一笑。
你这个……大骗子。
从一开始就在骗我,骗了好久。
光灵睁开眼睛,没有去擦流下的眼泪。
随即他轻声道:
“荧惑。
“你这个骗子,明知道我们早就在西藏那里见过,还要一直骗我这是初见。
“我都想起来了,是你在那时把我抱走的,你还一直不让我看见你。
“是不是?”
光灵隔着玻璃贴着他的脸,一直含泪微笑。
“……我说在这里遇到你的时候怎么觉得你有点熟悉……
“不过在这里我才第一次看到你,那就姑且算作初见好了。
“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在想,你可真漂亮。你那么友好地跟我聊天,我就信了你。可你怎么能骗我呢。
“在土之境的时候,你也是那么友好地骗我,我也是那么笨地相信你,然后我就被你骗得团团转,被你牵着鼻子走。
“可你骗我我都不恨你,我最恨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光灵轻轻道。
“是你差点害死我爱的人们。”
他身后灯光闪烁,眼角水珠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撕心之苦。
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么温柔精致的人,心却这么冷酷。
直到他用心灵感应,感知到他以往无法看到的,这个人的过去。
“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我说你的什么?
“……你这个魔鬼。
“我喜欢心灵感应,因为它能让我感到人心坎里最温暖的东西。
“可我在你这里,什么都没感觉到。
“……我真的很害怕。”
有两人,一大一小,站在他身后的楼上,在落地窗后静静看着他。
他们都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可小小的少年贴着玻璃,含泪微笑的模样,透出的悲凉哀伤,却如潮水般涌来。
神祇指尖贴在落地窗的玻璃上,眼神平静。
仿佛从前那个霸道的小女孩儿从来没存在过。
“那个人……”女孩儿轻声道。
祁钒双手放在女儿肩上,微微叹息。
“那个人伤害了他,伤得很深。”
神祇不语,只是静静看着光灵。
她从未见过他如此伤心。
然后她想起那日,光影之中的少年对她道:我们还有路要走。
她忽然一拳砸在玻璃上。
窗面映出女孩悻悻的神情,就好像是回到在人间的时候,霸道而蛮横。
祁钒听见她恶狠狠道:“幸好那家伙已经死了,不然,敢欺负我孙神祇的朋友,非得把他揍死!”
祁钒只是摸摸她柔软银发,没有再看玻璃上映出的,女孩儿眼里暗暗含上的泪水。
……
光灵仍是在轻声说。
他脸上泪痕渐渐蒸发,留下感觉有些紧绷的肌肤。
玻璃容器之中微笑的人头安静地听。
“……荧惑。我这些天想了很多。
“我对于你,到底算什么?
“我只是你游戏之中的一个角色,所以你欺骗我,伤害我,可你最后把头交给我又算什么?赎罪吗?
“你明知道,我最怕的,就是来自朋友的伤害。可你不是我的朋友不是吗?
“荧惑,这是最后一晚。过了今晚,我就会把你忘记,继续过我自己的生活,毕竟,我有我自己的人生。”
他沉默了一阵,伸手擦去眼中的泪水,抬头,看见星星密织的夜空。
说了今晚最后一句话。
“我在你心中,到底算什么?”
那一天,有人微笑着俯下身来,细致容颜宛如花绽,然后把他轻轻抱在怀里,独属的淡淡异香在雨中氤氲。
三天后,送给了他所谓的答复。
从来没有想过他的感受。
他到底算是什么?
他怀里银发金眸的人头,依旧微微低首,温柔微笑。
谁知道呢。
<陆、>
次日。
欧阳贺志派了人去将荧惑的人头与身体合葬,自己亲自护送光灵和神祇回到人间。
光灵最后看了一眼昨夜他呆过的地方,然后坚定地转头,和神祇踏向人间。
这离到意识间的那天时隔不久,却没人记得那日高楼之中凭空消失的三人,也没人知道发生在另一个世界的悲欢。
人人都不过是过客。
神祇听说她走之后,爱那群人就烧了她家别墅,立刻暴怒,卷了袖子就要去找爱,据说当时光灵跟欧阳拦着她时她是这样说的:
“我的房子被人烧了要我忍?门都没有!那个臭女人,我现在不是有超能力么,非得好好揍她一顿!不然她不知道谁才是老大!……”
光灵跟欧阳哭笑不得,最后欧阳贺志答应给她重建别墅,神祇才放弃了去找爱的念头。(汗,有钱真好啊……)
不过神祇还是不令人放心,这一点光灵从她那阴恻恻的目光中就看得出来,更有一次,光灵看见神祇睡觉的时候在说梦话,他好奇地过去听,听到了如下内容:
“呵……呵呵……求我啊,求我我就放了你……为什么?谁叫你偷我公司烧我房子……诶,还真求了?……哎呀真可惜我改变主意了,去死吧……”
也亏得她说梦话也口齿清晰。
可应该庆幸的是,当初的神祇又回来了,而且放下了仇恨、比当初更好。
光灵看着熟悉而陌生的层层叠叠如同森林的楼厦,与神祇默契地相视一笑。
人间。
他们又回来了。
<柒、>
七年后。
(少爷真的不明白为神马不选8年后9年后偏要选最俗的7年后……)
书房内,少年坐在椅子上对着大大的落地窗看书。
他身后银色短发的女孩儿恶狠狠地一拳砸在书桌上,恶狠狠地道:“谛听那小子,居然敢逾期不还我的游戏机!害得我傻兮兮在约定的地方晒了半天太阳!我非得让欧阳灭了他!”
(有看官就问了,神祇不是讨厌欧阳的咩?肿么让欧阳去灭了谛听?少爷答:是啊,但是神祇发展了,她晓得该利用的资源就要利用,不然就得亏了。么么嗒~)
坐在窗前静静看书的少年微微拨开额发,露出稍显细长的墨绿眼睛。
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声,他又翻过一页。
接近暮色时分,天际有金红的残阳,阳光透过窗户撒在书页上,有种令人震惊的肃穆。
一身劲装的女孩儿还在阴恻恻道:“要给他说我的游戏机一天不还就要给租金五百块,一定得坑死他……”
光灵模模糊糊心不在焉地道:“嗯……”
神祇一步步走到他背后,“就这样坑他,他很快就破产了……我就赚大了……”
光灵心不在焉:“嗯……”
“他哪一天气死了,上门来索命,只好推你出去了。”
“嗯……嗯?”光灵吓了一跳,回过神才明白神祇在玩儿他,不由转头无奈一笑:“神祇!”
神祇气冲冲看他半晌,他还是那副无辜的神色,被气得一笑,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在最后关头终是没有揍下去,由此可以看出神祇的控制能力着实有了很大提高。
过了一会儿,神祇慢慢收敛了神情,轻声道:“有一件事,他们让我不要告诉你……不过,我想还是应该让你知道。”
少年转过的面孔雪白精致,长长眼睫在眼下投下阴影,墨绿眼眸光泽温柔。
神祇揉了揉眉心,纤长手指微凉。
她道:
“木之境……复活了。”
玫瑰色眼眸光芒悠悠,紧紧看住他墨绿细长宛如狐狸的眼。
“啪”!
两人都被这一声响动吓了一跳,才发现是光灵手中的书落在了地上。
光灵微微一笑,恍若无事,捡起书翻回看的那一页,端起书桌上尚温的茶喝了一口,“那……就这样吧。”
神祇有些恼怒。自从荧惑死后,木之境就渐渐枯萎,一丝生气也没有,他们七年后,就是此时,却发现木之境里植物葳蕤生机勃勃,这意味着什么?荧惑复活了吗?如果复活了,那这事儿该多大!这人却还是这个样子!
似乎觉察到她的恼怒,光灵淡淡一笑,静静合上书放在一旁,端着茶踱到窗边,喝一口然后道:“神祇,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我们还有路要走,这是我们自己的路,所以不管荧惑怎么样,都与我无关。”
他已经坦然到可以自然说出荧惑的名字。
神祇咬牙,看了他一眼,气冲冲跑出书房。
光灵一口一口喝完茶水,然后转身,离开书房。
次日。
光灵没给神祇说便出去了。
他去的地方很远,很冷。
西藏。
他没带任何衣物任何行李,就那么去了西藏。
去了西藏之内,一个他曾经很熟悉的地方。
可当他到了那里,却是一片荒凉,破败的房屋依稀可以看出七年前的样子。
光灵紧了紧刚买的藏袍,看见村口有一个人,正在眯着眼用粗糙的针线补鞋,看见光灵,愕然道:“年轻人,你是从哪来的哦,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光灵不答,只是问道:“大叔,这儿的人呢?”
那人一愣,然后道:“死了,七年前就死完了。”
他看见那个十多岁的少年一震,墨绿眼眸中流露出不可置信,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抬眼看他,“大叔,他们是怎么死的?”
那人叹息般低下头:“全是得瘟疫死的。”
“不对啊!我记得当时不是疫情被一个游医控制住,等到了医疗队来吗?”
那人一震,“你怎么知道这些?”
光灵将手笼在袖中,沉默一会儿道:“那个医生,是我父亲。”
那人目瞪口呆看着他,半晌偏过头道:“他们……其实是被人杀死的。”
光灵有些不安,“谁杀的?”
那人眯了眯眼,摇摇头道:“我是三年前来到这里的,对这里了解得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们是被杀死的,其他都不知道。”
光灵叹了口气。
荧惑。
是不是你?
想了想,道:“大叔,能留我在这里住几晚吗?”
那人道:“随你好了,我又不是村长。”
光灵谢过他,凭记忆来到红雨的屋子。
这里和七年前没有多大变化,因长久没人住而生气全无,满是灰尘。
简单打扫了下,光灵看着摆在屋中的佛像,隐约觉得那眉目似曾相识,半晌,他反映过来,这佛像,是像荧惑。
晚上大叔做了饭,让他到他屋中吃完,便收拾了碗筷,简单洗漱完毕后就睡下了。
光灵一人躺在红雨的床上,却没有睡意。
这么多年习惯了温暖柔软的被子床榻,忽然换了环境他有些不能适应。
他想起红雨死时便躺在这床上,很奇怪的没有恐惧,只是觉得,屋内的灰尘气味重了些。于是去打开窗户通风。
窗户一打开,寒冷的风便刮进来吹淡了浮尘的气息。光灵开始有了睡意,不过一会儿,他已经进入浅眠。
他彻底睡熟的时候,隐约闻到了一股茉莉花的香气,光灵本来奇怪哪来的茉莉,想起来去看,却被睡意缠住,渐渐坠入梦境。
<捌、>
早上起来的时候光灵穿好衣服,叠好被子,简简单单洗漱完,站在窗边吹风,吹了许久。
然后他去爬山。
站在山崖之上看着下面嶙峋的山丘,衣角翻卷之间拂开有些凌乱的额发。
似乎,他来过这里。
不过不是自己来。
有人抱着他来。
“可以下来了吗?荧惑?”
七年前抱着他来这里的人,此时,他在这里。
光灵慢慢转身。
抬头,望向山壁之上。
有人银发金瞳,一身雪豹藏袍,衣衫容颜,宛如当年。
他在这里。
七年前的两个人,七年后的两人,此时,悠悠对望,淡金墨绿,相互交错。
雪豹藏袍身形颀长的那人慢慢从山路走下。
眉眼弯弯,这样适合微笑的面容。
光灵慢慢后退,退到山壁之时已无路可退。
“你真的复活了。”
荧惑在他之前停住,轻声道:“对,我复活了。”
光灵很慢地露出一个微笑,“那你跟着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荧惑微笑不语。
“我说过我有我的路,你已经与我无关,我不想……”少年眼神茫然,“我不想再触摸关于你的任何事情。”
荧惑眸中笑意盈盈。
他复活后一直在他身边,他知道。
昨晚闻到的茉莉香,就是他在屋外时红雨种的花开放时的香气。
只有这个人,才能使西藏的花开放。
他起床后,站在窗前,就看到了窗台明显开放又枯萎的茉莉花叶。
“荧惑,你太残忍了。真的,太残忍了。”少年墨绿色温柔眼睛渐渐泛起潮红,却是微微一笑。
寒风仿佛也因为那样微凉的笑意而颤抖,默默变得柔和。
“不管七年前,还是七年后,你都那么残忍,对别人,对自己。生命,真的那么卑微吗?”
那人微微仰首,精致面孔像严冬里幽幽绽放的一朵花。
引人奔向死亡的花。
“七年前,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如此的失败,把噩运带给我身旁的人,那些肆意飞溅的血液像是花一样在我身旁绽开,伸出妖冶血红的枝叶,我忽然觉得很累,我无力再去试图拯救,因为我知道我也无力拯救。其实我很想像你一样变得冷漠,那样我或许可以感受到你那时是怎样的感情,我也许可以自欺欺人地以为不再痛苦。可我怕,我怕呀,丢掉我所能温暖自己和他人的心,那我还是我吗?我知道你也不想让我变得那样,可你为什么还一直把我推向那样的深渊呢?荧惑?”
他慢慢抬手,覆上眼眸。
属于少年的,手指纤长白皙,形态温软细致的手。
指缝之中慢慢渗出晶莹水珠。
被风一吹,就碎了。
荧惑静静看着他。
七年前的孩子,七年后的少年。
遇到这个人之前,他只是木之境主人。
他死不了。
因为他的身份,他死后只能复活,好一点,就是转世。
可转了世,他还是荧惑。
逃不开,躲不掉。
所以他好奇且向往与他不同的生命,即使不能成为,也要拥有。
不论他走到哪里,总有人为他送命。
一个一个地死去,一个一个努力想要抓住他活着。
可他厌恶这些生命。
只有这个孩子。
纯净的灵魂其实有很多,可是光灵独一无二。
他喜欢这个灵魂,可他正在毁灭这个灵魂。
光灵说的对,他是个冰冷的魔鬼。
现在他说他害怕,他想要躲开,他想要与他毫无瓜葛。
躲开,躲不开。
他也想成全他,可他再找不到像他一样的灵魂。
没有可以沉溺的目标,他只能不断试图忘记自己,也就是说,杀了自己。
他厌倦了这样的尝试。
没有希望便没有失望,他早已放弃希望。
荧惑看着他。
光灵。
我要怎么告诉你。
我害怕。
<玖、>
他慢慢移开掌心。
墨绿眼眸再没有泪痕。
七年前那一晚,他抱着这个人的人头,仿佛要把一生都哭尽。
他终是太软弱。
可不管如何伤心,他都必须走下去,这世上有太多无法放下的东西,人,不可能愚蠢地为一件事放弃其它。
这才是人的本性。
光灵面无表情。
“就这样吧。”
他脚步冷静地走过那人身边,然后突然软倒下去。
在他睡过去之前,他闻到一股自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异香。
而荧惑一直没有动过。
光灵最后的念头,便是这个人一早就猜到他的反应,一早就在身上撒了迷药,只等着他从身边经过。
这个人啊……
<拾、尾声>
荧惑接住倒下的身体,几乎是带了几分宠溺地微笑。
这孩子终究是太善良。
而不对时候的善良的结果,往往是被人算计。
他轻轻抱起他,微笑着附在他耳边道:
“抱歉。我发现我还是那个魔鬼。”
返回到红雨家,荧惑把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窗台的花绽放得灿烂。
转身,看着蜷缩在门口一脸惊恐的大叔,轻轻一笑。
若不是为了那孩子,这个人现在早死了。
想到这里,不由笑意更深,很温柔地对那大叔道:“还在这里干什么呢?”
大叔颤巍巍爬起来,恐惧地看着他,不敢动。
寒意深深的目光轻轻瞥过来。
大叔满眼惊吓,全身颤抖如筛糠,转身就跑开。
荧惑拢了拢袍袖,眉梢眼角掺了三分寒意七分笑意。
身后有了些动静,半晌有人喘息着起来,声音沙哑地道:“你……又何必……”顿下话头,叹息一声,沉默半晌道,“有件事我忘了问你……”
艰难支撑起精神,皱眉:“……这村子里的人……是不是你杀的?”
荧惑微笑转身,“怎么起来了?”
走近了看见他淡红唇上一抹血迹,不由有些讥讽,这孩子还跟七年前一样。
“……是不是,你杀的?”光灵固执地看着他。
荧惑在床边坐下,伸出手去,扶住他肩膀,那只花纹妖冶而精致的手指间有淡淡异香。
“再睡一会儿吧。”
光灵重新软下去。
脑中是这辈子唯一一次的粗话。
这个混蛋……
混蛋抱住他肩膀,附到他耳边轻声道:
“不是。”
他心中一松,终于放开了最后一丝竭力抓住的神思。
荧惑慢慢抱紧怀里的人。
淡冷竹叶气息挥散。
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的。
或许是七年前的西藏,初见那个微笑温柔像只柔顺无害的小猫的孩童,又或是金之境里眼神忧郁而竭力坚强的孩子,踏进视野之中,微微迷茫问:先生也是这儿的人?
然后他眉眼弯弯,给他一个虚伪而完美的微笑。
如今呢。
温暖的躯体拥在怀里,如同拥了一怀温水。
放不得。
深红色泽的唇,轻轻落于少年眉心。
<拾壹、番外番>
你以为少爷真的要写番外番??哇哈哈哈那是不可能哒哈哈哈……有谁给我补这篇番外番那少爷就给谁烧高香………
<拾贰、后记>
写下后记的时候我默默扇了自己一爪掌,默默在心底说:嘿,您能再窝囊点儿么?别人都写完几十万字才委委屈屈又痛痛快快地使劲儿写后记,你丫这文没多少就寻思写后记,窝囊吧您呐!合爪默默祷告,看官别抽少爷,千万千万,千千万万。阿门。
几天前第一次写耽美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拿着手机愣了一会儿,又愣了一会儿。
然后我感觉天崩地裂。
这是第二次写耽美,是闲时写的魔尘小说版的同人番外,也可以当做一个单独的故事来看。
这让还没有写完小说版就忙着写番外的我好受了些。
小学时我本来是坚决的神光党,如今重翻魔尘,蓦然觉得荧光好。
我个人觉得,这可能是,我腐了的关系。
所以我写这篇同人,震惊地发现自己一不小心写了好多,比以前写的任何一篇短篇都长。
写完这段后记,我便将我的心血交到看它的人的手里。
这是篇清水耽美(我也只会写清水),非常的清,一不留神儿还不会看出作者的意思,简单点说,就是这篇关于BL的写的非常、非常含蓄。
所以除了正文最后一段,我觉得,我还是得无力地声明,这是荧光同人。
本来我想要写成悲剧,可我写到最后,开始不忍,于是将结局改成了一个模糊的点,至于到底怎么样,自己幻想吧哈哈哈(……)!
可我还是觉得悲伤。
荧惑杀了自己,在伤透光灵之后,这已看出这两个人孽缘之深……所以写第五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都要哭了。
若是荧惑能有一点温暖,那他必定舍不得去欺骗伤害光灵,可要命的是他没有,所以这注定是个悲剧。
即使我写的不是个悲剧。
光灵温暖的心灵温暖不了荧惑的寒冷,倘若可以,那他便不是荧惑。
知道了吗?
——所以我如此悲哀。
光灵忘不了这个伤害他伤害得透底的人,可他终究是要走自己的人生。
若已不能再怀念。
——
其实说了这么多,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那就这样了吧。
希望你看到这篇小说时,是一个残阳斑驳的黄昏。
—完—
2013年7月24日于下午

评分

参与人数 1琉璃 +20 收起 理由
雨儿 + 20 ↖(^ω^)↗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8-1 12: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里再边不是夕阳黄昏,而是骤雨初歇哟……
前边虐我光灵真不爽,好想拆西皮。这次成长的代价太大。
对了,狐狸昨天在群里放了一个荧惑cos的链接,你看了没
 楼主| 发表于 2013-8-1 12: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小说版番外 荧光(没事就戳戳玩儿吧

雨儿 发表于 2013-8-1  12:28
我这里再边不是夕阳黄昏,而是骤雨初歇哟……
前边虐我光灵真不爽,好想拆西皮。这次成长的代价太大。
对 ...

前几天没能上网呢(叹)对荧惑表示怨念,太难写这家伙啦
发表于 2013-8-1 12:3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散漫 发表于 2013-8-1  12:33
前几天没能上网呢(叹)对荧惑表示怨念,太难写这家伙啦

变态的心思总是难以琢磨的。

http://weibo.com/1764971752/A2BqwsiPA这个是荧惑的COS
 楼主| 发表于 2013-8-1 12: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儿 发表于 2013-8-1  12:36
变态的心思总是难以琢磨的。

http://weibo.com/1764971752/A2BqwsiPA这个是荧惑的COS

好嗒(话说看电子版魔尘最后一本,脚得荧惑好疯狂的说……默默抖
发表于 2013-8-1 14:3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鼓掌~~~妹纸又写了一篇文
可惜不萌这对CP 比较虐。。。谛听x光灵会比较好玩
荧惑和祁钒 总觉得在下很大一盘棋 好多谜团 林大这坑不知何时才能填
 楼主| 发表于 2013-8-4 08:37:0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小说版番外 荧光(没事就戳戳玩儿吧

泠轩 发表于 2013-8-1  14:39
鼓掌~~~妹纸又写了一篇文
可惜不萌这对CP 比较虐。。。谛听x光灵会比较好玩
荧惑和祁钒 总觉得在下很大一 ...

额……其实个人脚得,两个人要对立的性格才好嘛……像荧惑那种阴暗的就要配光灵这种纯洁可爱的孩纸嘛嘿嘿嘿……(ps.等到魔尘小说版填完就奉上一篇荧光相性100问么么嗒
发表于 2013-8-4 19: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说!?…………本人文字阅读无能啊…………超过两行,字就开始在眼前乱跑了……
不过,还是要全力支持!!…………嗯!
 楼主| 发表于 2013-8-4 21:48:54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小说版番外 荧光(没事就戳戳玩儿吧

雨香 发表于 2013-8-4  19:41
小……小说!?…………本人文字阅读无能啊…………超过两行,字就开始在眼前乱跑了……
不过,还是要全力 ...

鞠躬,谢谢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林莹官方同好会☆魔尘五行幻之境 ( 鄂ICP备11004013  

GMT+8, 2018-4-23 23:35 , Processed in 0.25140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