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林莹官方同好会☆魔尘五行幻之境

 找回密码
 入住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718|回复: 0

〖京剧名段欣赏〗《玉堂春》之《苏三起解》,30分钟,李胜素老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8-19 01: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传统剧目
《玉堂春》不仅是京剧旦角的开蒙戏,也许还是中国戏曲中流传最广的剧目之一。
此剧是清代花部乱弹作品,作者不详,故事见冯梦龙编订的《警世通言》卷24《玉堂春落难逢夫》,《情史》卷2中亦有此事。至于舞台剧,明代已编成《完贞记》、《玉镯记》传奇(《远山堂曲晶》),到清代,《玉堂春》传奇(《笠阁批评旧戏目》)即演出于昆曲舞台,剧本已失传。姚燮《今乐考证·著录四》“附燕京本无名氏花部剧目”中有《大审玉堂春》的名目。道光年间南浔人范锴所著的《汉口丛谈》引用的资料中,提到湖北通城县艺人李翠官参加汉口“荣庆部”戏班时演唱《玉堂春》等剧的情况,可见《玉堂春》当时在花部的演出已相当普遍。

2主要剧情
明朝,名妓苏三(玉堂春)与吏部尚书之子王金龙结识,誓偕白首。王金龙钱财用尽,被鸨儿轰出妓院。苏三私赠银两……鸨儿把苏三骗卖给山西商人沈燕林作妾。沈妻妒,订计害之,不料却让沈燕林误食毒面而死,苏三被诬。定为死罪。起解途中,解差崇公道同情苏三,认为义女……王金龙得官,巡按山西,调审此案,知犯妇即为苏三……后得潘司潘必正、臬司刘秉义之助,与苏三团圆。

苏三

因话本和戏剧闻名的苏三,在中国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而苏三蒙难,逢夫遇救的故事,也确实发生在山西洪洞县。直到民国九年(公元1920年),洪洞县司法科还保存着苏三的案卷。

苏三,原名周玉洁,明代山西大同府周家庄人。五岁时父母双亡,后被拐卖到北京苏淮妓院,遂改姓为苏,其时妓院已有两****,她排行第三,遂改名为苏三,“玉堂春”是她的花名, 苏三天生丽质,聪慧好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官宦子弟王景隆相遇苏三,一见钟情,过往甚密,并立下山盟海誓。在那里不到一年, 王景隆床头金尽, 被老鸨赶了出门。

苏三要王景隆发奋上进,誓言不再从人。王景隆发奋读书,二次进京应试,考中第八名进士。老鸨偷偷以1,200两银子为身价把苏三卖给山西马贩子沈洪为妾。沈洪就准备带苏三回故里。 沈洪长期经商在外,其妻皮氏与邻里赵昂私通,与赵昂合谋毒死沈洪,诬陷苏三。并以一千两银子行贿,知县贪赃枉法,对苏三严刑逼供,苏三受刑不过,只得屈忍画押,被判死刑,禁于死牢之中,适值王景隆出任山西巡按,得知苏三已犯死罪,便密访洪洞县,探知苏三冤情,即令火速押解苏三案全部人员到太原。

王景隆为避嫌疑,遂托刘推官代为审理。刘氏公正判决,苏三奇冤得以昭雪,真正罪犯伏法,贪官知县被撤职查办,苏三和王景隆终成眷属。
苏三有幸,传奇般地同王景隆团聚。明代小说家冯梦龙写了《玉堂春落难逢夫》,收入《警世通言》,流传后世;京剧和许多地方戏曲又编为苏三起解、玉堂春等,广为演出。



以下不知是哪位老师演出……


《苏三起解》是传统戏《玉堂春》的一折,叙述苏三自王金龙走后,矢志不接客。鸨儿用计将其卖与山西富商沈燕林为妾,沈妻皮氏与赵监生私通,毒死沈,反诬告苏三,县官受贿,将苏三问成死罪。老解差崇公道提解苏三自洪洞赴太原复审,途中苏三诉说遭遇,崇公道加以劝慰。

人 物

苏三(旦) 崇公道(丑) 禁卒(丑) 狱官(丑)


第 一 场

【撤锣】
崇公道 (内白)啊哈!【小锣五锤】
〔崇公道上场,至“小边”台口。〕
(念) 你说你公道,我说我公道;公道不公道,咳!自有天知道。
〔左转身,向里走再右转身,坐外场椅。〕
(念) 在下崇公道,洪洞县当解差。因我呢,上了几岁年纪,为人又老诚,所以太爷命我代管女监。这且不言。今有按院大人在省中下马,太爷命我将苏三解往太原复审。天也不早啦,监中走走。
【水底鱼】〔向左走圆场。〕
(自语)官事官办,喛!――到啦。挑开,挑开。
〔禁卒由“下场门”暗上。〕
禁 卒 坐监的吗?
崇公道 什么呀,我来啦!
禁 卒 哎呀!上差到啦,来来来,进来,进来。
崇公道 这不结啦。
〔禁卒开门,崇入内。归坐。〕
禁 卒 上差您好哇?
崇公道 好哇。
禁 卒 老没见啦。
崇公道 可不是嘛!
禁 卒 来来来,您坐下坐下。
崇公道 唉,坐着。
禁 卒 上差,您干什么来啦?
崇公道 提股差事。
禁 卒 提谁呀?
崇公道 你把苏三给我提出来。
禁 卒 噢,苏三哪?好好,您这儿等一等啊。
(向内白)苏三走动啊!
苏 三 (内白)苦哇!(嘟……)
【纽丝】〔苏三上。走至“小边”台口。〕
(哭)喂呀……
【凤点头】
苏 三 (唱)【二黄散板】
忽听得唤苏三我的魂飞魄散,(仓)
吓得我战兢兢不敢向前。
【行弦】(苏三惊疑)(嘟……………………)
禁 卒 上差到啦!
苏 三 呀!
【凤点头】(唱)【二黄散板】
无奈何我只得来把礼见,
【纽丝】〔左转身,走小圆场,进门,站“小边”。〕【行弦】〔苏三看崇公道。〕
【凤点头】(接唱)
问老伯呼唤我所为哪般?
【住头】〔禁卒暗下。〕
苏 三 老伯在上,苏三有礼。(施礼)
崇公道 罢啦,罢啦。――苏三哪,你大喜啦!
苏 三 啊……?(大 大 大 大 大大 乙 台 -)
我苏三喜从何来?
崇公道 今有按院大人在省中下马,太爷命我将你解往太原复审,你这冤枉官司有了头绪啦,岂不是一喜哪?
苏 三 但不知是何人的长解?
崇公道 自然是我的长解了。
苏 三 哦,就是老伯的长解?
崇公道 不错,不错。
苏 三 啊老伯,几时起程呢?
崇公道 马上飞――这就走。
苏 三 如此老伯打点行囊,待我在此收拾收拾也好趱路。
崇公道 得,就那么办――回头见。
【长尖】接【叫头】〔崇公道开禁门,出门下。〕(苏三至台中)
苏 三 【叫头】苍天哪!天!(白)想我苏三,遭此不白冤枉,到今日――(扎 仓 )乎!
【帽子头】唱【反二黄慢板】
崇老伯他说是冤枉能辩,(走至“小边”台口,沉思,再走至台中)
想起了王金龙负义儿男。
想当初在院中何等眷恋,
到如今恩爱情又在哪边。
我这里(回身从桌上取状纸)将状纸暗藏里面,(将状纸放入怀内)
到按院见大人也好伸冤。
〔崇公道背行李持行枷上。禁卒暗上,开门,崇进入。〕
崇公道 苏三哪,你收拾好啦?
苏 三 收拾好了。
崇公道 好啦,好啦,把这个行枷来戴上啊!(苏三惊惧地注视行枷)(嘟……大 仓 -)
苏 三 怎么?还要带上行枷么?
崇公道 朝廷的王法,哪有不带的?
苏 三 (哭)喂呀……(暗地用手摸一下怀里暗藏的状纸,背转身看见崇公道时把手放下)
崇公道 耐点烦儿吧!
【阴锣】接【原场】〔崇公道为苏三带枷后,领苏三出监。〕
崇公道 啊,小差,小差,哎,回来再见啊!
禁 卒 回来见。(下场)
崇公道 (自语)我不放心,得“洗洗”她。
苏 三 啊,老伯!
崇公道 哎,怎么着?
〔崇公道做出要搜查的样子,苏三边念边退步。〕
苏 三 你前去投文,我在那厢等你呀。
崇公道 嘿!罢了,真是打官司的老在行。那儿等我吧。
〔苏三由“上场门”下。狱官由“下场门”上。“大边”摆一斜桌。〕
崇公道 领文书要紧啊。哪位先生听差呀?
狱 官 干什么的?
崇公道 苏三起解了,您把文书赏下来吧。
狱 官 听点。
崇公道 是。
狱 官 长解一名崇公道。
崇公道 有。
狱 官 护解一名崇公道。
崇公道 有。
狱 官 哎,你怎么一个人充当二役,是怎档子事情?
崇公道 不瞒您说,这趟差事苦点儿,领的盘缠不多,俩人不够,一个人又敷余点儿。况且又是一个女犯,半道上也没什么失闪儿,您闭闭眼,我们就过去啦。
狱 官 有的,你真能说啊!
崇公道 实话。
狱 官 解往什么地方啊?
崇公道 太原省城。
狱 官 噢!太原省城啊!那儿出好箩儿!
崇公道 敢情。
狱 官 给你俩钱,给我带个箩儿来。
崇公道 哟!就这俩钱儿还买骡儿呐?尾巴也买不回来呀。
狱 官 什么箩儿呀?
崇公道 你说什么骡儿呀?
狱 官 我说的是马尾箩儿。
崇公道 要马尾箩儿干什么用呀?
狱 官 筛松香。
崇公道 有什么使项?
狱 官 拈取灯。
崇公道 唉!拈取灯不用松香。
狱 官 用什么?
崇公道 黄蜡。
狱 官 蜡黄。
崇公道 冰糖。
狱 官 绵羊。
崇公道 哎!这是官事吗?打什么哈哈?拿来吧。
〔狱官下场。〕【原场】(崇公道下场。)(锣鼓紧接下场【快长锤】)

第 二 场

【快长锤】〔苏三上,崇公道随上。苏三走至台口望堂桌。〕
苏 三 (哭)喂呀!
【闪锤】〔苏三走圆场,边走边唱。〕【西皮流水板】
苏三离了洪洞县,
将身来在大街前。
示曾开言我心内惨,
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
与我那三郎把信传。
就说苏三把命断,
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住头】〔苏三跪在中台口。〕
崇公道 哎?我说苏三哪!走着走着你不走啦,跪在这一个地方你是祝告天地呀?还是哀求盘缠哪?
苏 三 一非祝告天地,二非哀求盘缠。
崇公道 那么跪在这儿干什么呀?
苏 三 求老伯问问过路的客商,可有往南京去的无有?
崇公道 有往南京去的怎么样呢?
苏 三 若有往南京去的,好与我三郎带个信儿呀……(哭)(大 大 大 大 大 哆罗 台)
崇公道 咦哈哈你瞧喂,她到了这一步田地啦,还不忘心上那个人儿呢。唉!做****的都像她似的,总算是个有良心的啦。好了,我给问去啊。
(向内)我说店里的掌柜的请啦。
内 白 做什么?
崇公道 您这儿的客人有往南京去的没有哇?
内 白 往南京去的前三天都走啦。
崇公道 那么这会儿都上哪儿去的?
内 白 净剩上热河、巴沟、喇嘛庙拉骆驼的啦。
崇公道 你看倒好,出了口啦。哎!苏三哪!我给你问来啦,往南京去的客人,前三天就走啦。净剩上热河、巴沟、喇嘛庙拉骆驼的啦。
苏 三 唉!我苏三好命苦哇……(哭)(站起)
(大 大 大 大)【闪锤】
崇公道 半道人多着哪,前边再打听。
〔苏三走圆场,边走边唱到“大边”〕
苏 三 (唱)【西皮流水板】
人言洛阳花似锦,
偏奴行来不是春。
低头离了洪洞县境,
【长锤】〔往“下场门”走,转身出城,站“小边”台口。〕(行弦)
崇公道 哎哟,好热的天呀!(停步挥汗)
【凤点头】〔苏三走圆场,到“大边”台口。〕
苏 三 (接唱)【西皮摇板】
老伯不走为何情。
【住头】〔崇公道停步。〕
苏 三 啊,老伯!你为何不走哇?
崇公道 唉!不是我不走哇,你瞧这个天儿够多热哪!空行人儿走道还出汗哪,何况你女流之辈,扛着这么重的枷!这不是出了城了吗?这么办,把这枷卸下来,慢慢儿的溜达着走。离着省城不远儿咱们再带上进城,你说好不好呢?
苏 三 慢来,慢来!
崇公道 怎么?
苏 三 此乃朝廷的王法,如何能去得的?
崇公道 有的嘿!在这儿等着我呐!什么王法呀!这叫瞒上不瞒下,出城由着我,没关系,来来来,趁着没有人儿赶紧卸下来。
【阴锣】接【住头】〔苏三面朝里跪,崇公道开锁卸下行枷,苏三站起。〕
崇公道 你瞧这可松快不松快?
苏 三 看将起来你倒是个好人哪!
崇公道 咳!好人怎么着,你瞧我这个岁数呀连个儿子都没有!
苏 三 哎呀呀!这样的好人怎会无有儿子啊!
崇公道 非但没有儿子,把个孙子也给耽误啦。
苏 三 取笑了。――老伯若不弃嫌,情愿拜在老伯名下认为义女,不知意下如何?
崇公道 哎,那可使不得,没那规矩。
苏 三 爹爹请上,待女儿大礼参拜。(跪拜施礼)
崇公道 哎哟!别介,别拜啦,别拜,别拜。起来,起来,起来。嘻哈哈……哎呀,你瞧哇!这都是想不到的事情。我这个岁数啦,又收了这么个干女儿,你瞧她那五官相貌多体面哪!真是呀!眉清目秀,粉面桃腮,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这样的品貌,将来一定是个有造化的啦,哈哈哈……得,这个干女儿收着啦。可惜!穷干爹“没落子”,要什么没什么。拿什么做见面儿礼儿呢?真是,(看地下放的棍子)哎,得!就拿这根棍儿遮遮羞脸儿吧。苏三哪!我这有根棍儿,权当见面礼儿,你拄着它走,咱们三条腿可比两条腿省劲儿多。
苏 三 如此你我父女,一同走――哇!【原场】
崇公道 哎,咱们走咧!【导板头】
苏 三 (拄棍面向里唱)【西皮导板】
玉堂春含悲泪(转身面向外唱)忙往前进,
【慢长锤】
崇公道 甭忙,慢慢的溜达着走。
苏 三 (接唱)【西皮慢板】
想起了当年事好不伤情!
(苏三、崇公道互相换位。苏三从“大边”台口换到“小边”台口。)
每日里在院中缠头似锦,
(从“小边”台口换到“大边”台口)
到如今只落得罪衣罪裙。
崇公道 你说什么,想当初在院中缠头似锦,到如今只落得罪衣罪裙。今非昔比,你知道吗?这打上官司呀,比不得你在宜春院,穿绸裏缎,每日花天酒地是快乐非常。那是鸨儿拿你当了摇钱树,好长年的给她赚钱。那何日是了哇!你看这一会儿,身穿罪衣,蓬头垢面。心里哪有不难过的哪!你呀,就盼着吧!到了省城,见了都天大人,判明冤枉,没有你的罪啦,必然有你一条生路。那个称心的日子就在后头哪!不用发愁有希望,耐点儿烦儿,咱们走吧!(扎 多 大)
(从“大边”台口换到“小边”台口)
苏 三 (唱)【西皮原板】
一可恨爹娘心太狠,
他不该将亲女图财卖入娼门哪。
崇公道 哎哟孩子!你说这两句话儿我听着心里头好难过啦。什么,爹娘做事心肠狠,不该将女卖入娼门。这话呢!倒是有这么一说呀。本来么,做父母的应当教养儿女成人,绝不该卖女儿为娼。话虽如此呀,可别埋怨你父母。但是这个娼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有的。可是我听人家说过呀,这是列国齐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用管仲为相,他兴的这个客妻路妓。设立了三百处乐户,专居你们这些美貌青年妇女,日施脂胭花粉,接待各国的商贾。得钱满归齐桓公所有。就为他富国,不管妇女们的痛苦!你想,从那时到而今,这几千年来,也不知伤害了多少良家妇女呀!你说他们缺德不缺德呀!要恨哪,你就恨他。实在是有伤人道哇!这个臭根儿呀,是他留下的,埋怨你父母干什么呀。走吧!
(从“小边”台口换到“大边”台口。)
苏 三 (接唱)【西皮原板】
二可恨山西沈燕林,
他不该与我来赎身。
崇公道 唉,孩子!你要说这个话,可就算没良心啦。那沈大官人,花那么些个银子钱替你赎身,出妓为良乃是一件好事。你怎么倒埋怨人家呢?唉!那个沈燕林他可也不对呀,既有媳妇儿么,干什么又把你给弄到家里去,一夫二妻,都是这个岁数。那沈大官人他再厌故喜新,在你这屋里日子多,她那屋里日子少,这日子长了哪能够不吵。哎呀,这个沈燕林虽然把你救出了火坑啊,这下反倒把你给害啦。咳!他虽然有俩糟钱儿呀,买来个家宅不安,他这是自找其祸。走吧!
(从“大边”台口换到“小边”台口。)
苏 三 (接唱)【西皮原板】
三可恨皮氏狗贱人,
施毒计用药面害死夫君。
崇公道 什么?皮氏不该用药面害死夫君。你也不想想,那个皮氏素往一个人惯惯儿的啦,你要是得了宠没她的地步啦,哪有不生歹心的?那天弄碗毒药面哪,指望是把你给毒死呀,没想到那个倒霉的沈燕林他替你吃了。这才呜呼哀哉闹出这么大的事来。唉!这倒是个警世文儿呀。我想人生在世,不可任意胡为呀!哎!这个闺房的事情呢,夫妻总要商量好了。如其不然,真有性命之忧哇!这个事危险啦。走吧!
(从“小边”台口换到“大边”台口。)
苏 三 (接唱)【西皮原板】
四可恨春锦小短命,
贪欢乐私通那赵监生。
崇公道 唉,春锦一个使唤丫头,你恨她干什么。再一说,那也是个苦命的孩儿。皮氏拿银钱把她买来的,不向着皮氏她敢向着你吗?你要说那个丫头也老大不小的啦,也不张罗着给她找个人家儿。那个皮氏既跟这个赵监生有了关系啦,日久天长那个春锦还用说么?再一说,她们的事情你管的了吗?他是好鞋不踏臭狗屎,没事儿犯这个牢骚干什么呀。得啦,得啦,得啦。走吧,走吧,走吧!甭说啦。
(从“大边”台口换到“小边”台口。)
苏 三 (接唱)【西皮原板】
五可恨贪赃王县令。
崇公道 有嘚,说来说去说到我们“座儿上”啦。什么知县贪赃,你也不打听打听,他那一个官儿是怎么来的。也是贩本儿贩利儿拿银钱运动来的。所以到任以来,刮铲地皮,吃的、喝的、使的、用的,哪一样又不是民脂民膏啦哪?衙门口冲南开,有理无情拿钱来。你就不用说啦,那个黑幕大啦。走吧!
(从“小边”台口换到“大边”台口。)
苏 三 (接唱)【西皮原板】
六可恨众衙役分散赃银。
崇公道 又说到我们“六扇门儿”里来啦。什么?众衙役不该分散赃银?你也不打听打听,大堂不种高粱,二堂不种黑豆。吃什么呀?左不是吃你们打官司的,就说那笔钱,连我还穿了一双鞋呐。说这一个干什么,我就不爱听,真是的,嗯……
(从“大边”台口换到“小边”台口。)
苏 三 (接唱)【西皮原板】
七可恨屈打来承认。
崇公道 哎哟我的傻孩子,屈打招认!不打你那皮氏就花钱啦吗?甭说这个傻话啦。走吧!
(从“小边”台口换到“大边”台口。)
苏 三 (接唱)【西皮原板】
八可恨那李虎他骗我招承。
崇公道 什么,李虎骗你招承。哎哟,那种人哪,也是受了皮氏拿银钱运动好了的啦。他是就管自个儿合适,不管别人家生死聊活,称得起损人利己,伤天害理呀!
苏 三 哎!【凤点头】(接唱)【西皮原板】
九也恨来十也恨,
洪洞县内是无好人。(仓)
〔苏三负气把藤杖扔在地上。〕
崇公道 什么?洪洞县没好人?甭说我也在其内呀!真没良心哪!挺热的天,这么重的枷我拿着,连我都不是好人哪?官事官办吧,把枷带上,带上!你真要气死我,这是哪儿的事呀!唉!这是哪儿的事呀!唉……
〔苏三自悔失言,望着崇公道。〕(行弦)
苏 三 (白)呀!【闪锤】(唱)【西皮流水板】
一句话儿错出唇,
爹爹一旁把气生。
走向前来我把好言奉敬,(哑笛)
崇公道 嗯!
苏 三 爹爹!
崇公道 甭理我,唉呀气死我啦!
苏 三 爹爹呀!【凤点头】(接唱)【西皮摇板】
唯有你老爹爹(苏三用右手扶崇公道背,左手揉胸)【回龙】是个大大的好人。
崇公道 咦,哈哈哈哈……!哎呀,您瞧瞧这个小嗓子够多柔润哪。(学苏三唱)“唯有你老爹爹是个大大的好人……”哦,哈哈哈哈……!哎呀!她呀,能把我给气死,这一乐呀,我又乐活了。得啦,跟你没气生。瞧见没有?离着省城不远啦,带上行枷,该进城啦!
苏 三 且慢。
崇公道 怎么着?
苏 三 女儿有话要与爹爹商议商议。
崇公道 趁早说。
苏 三 【叫头】爹爹呀!女儿遭此不白冤枉,监中有人不服,替我作下伸冤大状,又恐被人搜去。望爹爹你想个法儿带了进去,少时见了都天大人也好伸冤……哪。(嘟……仓)
〔苏三边哭泣边跪下。〕
崇公道 噢,这个事呀,好办。你把它交给我,掖在枷里头,见了都天大人当堂劈桎开枷,自然就递上去了。没错儿,拿来,拿来,拿来。
(苏三将状纸交与崇公道。)
【阴锣】接【闪锤】〔苏三面朝里跪,带枷。站起至台中,走圆场。〕
苏 三 (唱)【西皮摇板】
适才父女把话论,
又恐路旁有人听。(走至“小边”台口)
远远望见太原城,【纽丝】
崇公道 哎,快走吧!
〔苏三、崇公道走圆场。〕
苏 三 (接唱)【西皮散板】
怕的是此去有死无生。(嘟……………………)(转身)
崇公道 唉!没那个事,放着胆子走吧!
【收头】接【原场】(苏三下。)
崇公道 噢!洪洞县的差事到啦!(崇公道下。)
【尾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林莹官方同好会☆魔尘五行幻之境 ( 鄂ICP备11004013  

GMT+8, 2018-10-16 15:47 , Processed in 0.28853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