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林莹官方同好会☆魔尘五行幻之境

 找回密码
 入住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94|回复: 7

<有氧亲吻>文字版~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3-8 13: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菓菓熟ㄋ 于 2009-3-14  10:41 编辑

有氧亲吻

松开对方颈部的衣扣及领带等。
当他后仰到下颌线与地面垂直。
拔开他额前刘海,手支撑上去捏紧对方鼻尖。
严密地护住他的口唇。
接下来。


   
一年A班的御棠是个怪人。
   
大家都这么说。

虽然他长手长脚有男生中并不多见几乎沙沙作响的清爽头发,给陌生人的第一印象也尽是那明晰纤秀的脸廓,加上惹眼的身高,组合起来多少能和“美少年”挂钩。只可惜,那都是陌生人们一面之缘下的判定。
  

对于和御棠有超过三次以上接触的同学、街坊、亲戚来说,他们都会将“美少年”相关抛在脑后,只给出一个“怪人”的称呼。
  

听起来有些离奇,倒也是出于无奈,因为我们的主人公尽管有纤长的身材,也具备把他人过肩摔的力量,却是个太内向太羞涩的人呐。而能够仅由于“羞涩”便被升级到“怪人”地步的,也许只有一面对异性就忍不住后仰脸红,眼睛丝毫不敢直视的御棠。
  

“我们也想不是不想接近他嘛,可看他那红透脸的样子就觉得于心不忍,绝对不是歧视或讨厌哦(摇着手)。”同班女生这么评价。赞同的人们纷纷点头,间或能从中分辨些带有遗憾的叹息。
  



一年B班的仓草是个怪人。
  

大家一致首肯。
  

紫发墨瞳外表清贵,咳,也只是外表。并不需要残酷地将页码翻到下一出揭露“风格大胆决非常人”的变味内核。仓草在班上的人际关系就是“难以接近”四个字。
  

毕竟她曾经因为体育课结束当着某男生的面就要脱换衣物,让对方吓得屁滚尿流地夺门而逃,最后却还被她淡漠地冠以“真是土包子”这种非不分的指责。
  

“女生的话,如果把‘我来,我见,我征服’这种恺撒的言论当成自己行动指标,那哪怕模样再漂亮,也……(比个手势)没得救了吧。”男生们露出痛惜的泪意。
  



御棠并不是事事都会感觉脸红。那样的话未免也太不可思议是会让人绝望的。
  

只是少年在刚读初中时迎进家的新妈妈出身海外,欧洲人的豪放作风让本来就个性内向的御棠在别扭外感觉到更多的惊恐,而当时粗心的父亲又怎么会察觉呢,他只发现儿子每每在妻子要亲吻他脸颊时都不知所措地绷紧了肩,随后僵硬地要后退避让,一张清秀的脸越涨越红。
  

“……诶,果然他还是讨厌我的再婚么。”父亲背后会失落地叹气。不是这样的呀,你家的儿子只是被吓傻啦。
  

时日推进,新妈妈再豪放也察觉到了那个孩子的意向不再搞什么礼貌性的亲昵动作,但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无形中成了少年人生重要的变道灯,起码从此以后御棠对那些哗啦啦涌来涌去的女孩子们总是表现得手足无措,直接反应就是紧张脸红语塞严重时甚至会心悸。
  

加上因为外在的原因使得他一直不缺乏类似被陌生女孩拦下的经历,其结果就更可想而知。
  


仓草的个性却谈不上什么鲜明的促成因果。
  
好像只在仓爸爸一个走神之间,他那原本滚在床前圆圆的宝贝女儿就变成强悍到理解不能的公主(也许该说“女王”更正确)。

曾有一次亲眼目睹自家那孩子在电车上朝别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不良少年中间坐下去,最后旁若无人地掏出书本来看,做爸爸的感觉当时心脏都抽紧啦!“那种‘想做就做’的个性是从谁那里继承来的呢?”仓爸爸很伤神。仓妈妈也同样困惑:“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身体欠佳的姑娘的应有作风啊。”  

哦,没错,这位冷静强硬气势凌人的少女偏偏有个不怎么配合气质的体质。
  



A
班和B班间只隔了一面墙。学校是年历悠久的老校舍,砖木筑成或是别的什么类似总之隔音效果低下。于是常常会出现在B班青筋爆起大声斥责的男性华老师,让站在A班畏畏缩缩的女性田老师非常无奈——自己的声音全被他盖了过去,实在情何以堪。
  

不过拜这面墙所赐,两班之间的交流在某种意义上又更进了一层,起码那是A班学生(包括田老师在内)都屏息凝神聆听到的状况:
  

“仓草!学生可以这样目无尊长吗!”——华老师的怒音。
  

随后不知女生回答了什么,让A班学生们几乎能够想像那面墙后呈现出怎样一幅乌云密布火山爆发的画面,因为华老师的声音已经吼得墙梁震动啦:“你实在太不象话了!放学后给我留下来!”
  

所以说,虽然鲜有正面接触的机会,不过名叫仓草的女生,在邻班知晓的范围里,也算是鼎鼎大名的。如果挑选一名学生询问——
  

“……嗯……感觉是,很厉害的女,女生……”一年A班红着脸的御棠同学垂下眼睛。
  



而御棠在B班也颇具知名度。毕竟那是B班最漂亮的茉莉小姐(嗯,绰号)以惨痛代价换来的一回重大事件。起因结果其实相当简单,双瞳剪水弱柳扶风(嗯,演技含量70%)飘向御棠期望能换来一次男生对自己的注意随后发展到一同看电影一同吃午饭最后Babyi will always love you的茉莉小姐,错只错在没有对敌人进行广泛的侦察,所以她精心设计只落得御棠几近窒息的地步。好端端的爱情战术变成了“……喂!你没事吧!”这类结局,让茉莉小姐元气大伤,从此枯败。
  

那么同样,如果挑选一名B班学生打听——
  

“没用的男生。”仓草同学撩过耳边及肩长发。
  



放学后的夕阳像绒笔一样把树影拉得斜长。有风过去,两片落叶便一直被送到游泳池的水面上。起点波纹。很幽静好看的样子。
  

当然,如果身为一名遭遇处罚负责整个泳池打扫的学生,自然无法对那些树叶产生过滥的美好联想。仓草个性虽然强硬却没有偷懒敷衍的习惯,女生脱了鞋赤脚踏在池边,挽高袖子,又觉着冷地放下来,眉头一皱握起拖把开始清扫。
  

刚开始没多久,天空一沉下起雨来,起初只是细而轻地飘,随后阵势就迅速加强。仓草眼看没办法,提起鞋子扔下拖把便啪啪地往室内跑。
  



抱歉打断一小会,请问您是否有过难以辨别是现实还是做梦的体验呢。是什么让您有这样的错觉呢。
  

而对于仓草来说,睁眼后看见暗色的天空仿佛在倾斜摇晃似地颤动,不知那里有光源从视线一角模糊地漏进来,身体里沉沌的不适,以及衣服的冰凉和身下地面的触感——这些缺乏前情提要的状况都另女生有那么一刻产生了自己是否是在做梦的错觉。直到身旁的男声响起。
  

“没事吧?喂!……已经,没事了吧?”轻拍着脸颊上的手。仓草抬起眼睛看向对方。
  

雨还没有停,几乎是沿着男生的轮廓从天上掉下来。仓草望了一会,这才明白过来:“哦……我刚才滑进游泳池了。”
  

男生舒了一口气的样子:“嗯……还好……没事就好。”
  

从小体质不加,让仓草回避了大部分激烈的体育运动好比游泳。所以材质坚硬到掷地有声的少女眼下依然是个旱鸭子,偏又“幸运”地滑进游泳池深水区。2米的深度对于身高得靠四舍五入才能挤身160公分大关的仓草来说,只有“灭顶”方可概括。于是仿佛只是时间顿了顿,一个镜头切换后,女生已经被湿漉漉地打捞在了池边。那么继续推理下去,身边那同样浑身湿透的少年自然就是出手相救的恩人。
  

正当男生搀着她要起身时,仓草对他说:“是你救了我?”
  

“啊?——”
  

像终于清醒彻底了一般,如果说方才是因为面临的事态严重而让自己暂时忘记了对异性的紧张感,但此刻的御棠,却像是突然清醒地回复了神智般,在女生普通的一句致谢后结结实实一个踉跄,随后又因为地面积水打滑险些要摔倒,好不容易站稳又让旁边的书包绊到总算跌坐在了地上。仓草只看见这个长手长脚的面容秀气的男生,如同落在他身上的雨水是带着颜料般,从头红到脚,她皱了皱眉。
  

“……你怎么了。”



措施妥当救助及时,是为仓草做检查时校医对此次事故的权威分析。听闻赶来的父母还想好好谢谢那个好心的年轻人,不过御棠早在之前就飞奔消失了——又称“逃跑”。尽管对他的“羞涩”也有耳闻,仓草依然觉得蹊跷。这位作风大胆的女生还在替换衣服时顺便朝胸前看了看,以确认是否留下了什么“少女不幸发病晕爵,色狼乘机伸出黑手”之类★○▲◎的证据:  

“没有做过呢,那他干什么……”
  



一年A班男生御棠,身材纤长。难怪是运动会上的跳高冠军。面对女生会羞涩过度早就是旧消息。学习成绩的话似乎还算不错的样子,因为几个月前的考试排位红榜上,隐约记得他就在第十。
  

既然是和“生死”有所牵扯的交集,被救的仓草难免会不由自主注意到那位“恩人”。可那些或大或小新发现的线索好似都在无意识中指向了什么关键的地方。
  

两节课结束后的下午,坐在课桌前翻阅杂志的仓草听见身边他人的交谈。谈话人之一仿佛是初中时和御棠同校,话题里谈及他曾在去年时候救过病发晕阙的邻居小男生。“想像不到吧。其实他真的很能干呢。”
  


傍晚回到家,仓草还来不及和父母打招呼就见父亲爆发着一路惊天动地的咳嗽,后面追着母亲连连替他捶背。“吃那么急,被辣椒呛到了吧。——啊,仓仓你回来啦?!你看你爸爸真是。”仓草冲呼吸不畅的父亲摆摆手,提着书包就要回自己房间。
  

第二天去往学校的街道上,有不知哪儿的医护机构正在派发宣传小册子。热情而诚恳的年轻人对她微笑,最后仓草手里也被塞了一本,她拿过来边走边随意翻几页。然后突然停在某个地方,看了半分钟,才把它塞进衣服口袋。
  

“羞涩反应”、“病发昏厥”、“很能干”、“呛到了”、“呼吸不畅”、“主要急救措施介绍及注意事项一二三”……
  

所有线索终于串联完整。
  

仓草抬起头,十几米外的地方,她看见正走进校门的御棠,今天也穿着秋季的深色外套,高而清晰的背影线条。
  



一年A班的仓草。及肩中长发。除了在理科方面优异外并没有听说别的特长。胆子决非常人的大。老师们的评价是目中无人。说得似乎有理,但也似乎不怎么准确。而最新的发现是原来她不会游泳。



哪怕强制命令自己把那位仓草同学的相关忽视,御棠却只获得了气馁的反效果。越是像回避越是要紧张。以至于连同班同学们也发现“为什么没有女生接近你还独自一个劲地脸红”?男生只能尴尬地笑笑。无力的表情接着便凝固在了下一秒。
  

穿过旁人站到自己面前的仓草,以她典型的目光对视法看向御棠。
  

“……你……请问有什么事?”男生说着想后退。
  

“上回我呛了很多水,失去了意识?”
  

“啊?——那,那个……是……这——”
  

“之前没有好好感谢你救了我。”
  

“不……没什么,其实……”无论是近在咫尺的脸孔,还是被问及的话题,都让御棠有些无力招架。
  

“你是——”仓草的视线有一瞬地下移,但她很快又看向男生那已经完全失神的瞳孔,“进行人工呼吸救了我……是这样吧。”
  



——“当发生意外伤害,呼吸困难甚至停止时,必须进行急救。”
  

遭遇突然的雨势,被迫半路又返回学校避雨的御棠也是过一会才注意到原来泳池那里还有人。看不清具体,只能分辨出是个女生。她扔下手里的拖把,又捡起什么匆匆忙忙跑着要去躲雨的样子。但意外却发生在紧接着的一秒后,御棠刚眨个眼,方才还在跑在池边的女生一下不见了踪影。起初是些微的困惑,御棠站在廊下奇怪对方怎么说消失就消失,按她奔跑的速度来说还不至于瞬间就从池边躲进楼下。差不多过了五分钟,男生猛地反应过来。等他跑到池边,看见已经无力挣扎的仓草时确认了自己的判断。
  

——“人工呼吸的方法很多,有口对口吹气法、俯卧压背法、仰卧压胸法,但以口对口吹气式人工呼吸最为方便和有效。”
  

被救起后女生此刻的状况让御棠有些脸色发白。
  

显然呛水过多,她的呼吸已近停止。

——“口对口吹气法的主要操作方法是,病人仰卧,松开对方颈部的衣扣及领带等。”  

从十二岁起便担当社区医护员的御棠很了解眼下自己最应当采取的方法。不管怎么样,必须先令她回复正常的呼吸。
  

将自己的书包垫在女生颈后,或许最初有瞬间的疑虑,不过御棠还是快速解开仓草制服上的第一粒扣子。
  

——“使病人尽量后仰,下颌线与地面垂直,保持呼吸道通畅。”
  

单腿跪在一边,御棠抬过女生的下巴。
  

——“为防止漏气须捏紧病人鼻翼,严密护住其口唇四周,随后向病人口中吹气直到胸壁扩张。”
  

是人工呼吸。
  



每完成一次就要停下来观测仓草的反应。嘈杂的雨声尽情为御棠内心的不安升温。焦急变成燥热。七次过去后女生依然没有任何变化,这使御棠内心甚至略过一丝绝望的阴影。额头上雨水混合着汗一直流到下巴,男生草草抹了抹,捋起袖子再重复了一回。终于这次过后,仓草出现了让他欣喜的反应。在把肺里的积水全呛咳出来后,仓草开始了她自行的呼吸。
  

男生探出手,再次确认着。
  

嗯,没错了。
  

有微热的气息一直碰到他的指尖上。
  

柔软而清晰的。
  



15
岁时第一次运用人工呼吸救下陌生小男孩,为御棠在生活中平添了一份“可依靠”的新荣誉。被救男孩的父母几次登门致谢就差没把御棠认成干儿子。反倒是御棠父亲后来向儿子打听过“原来你连人工呼吸都学过了?”,御棠摇摇头说是先前曾在书上读到,那回为了抓紧时间救人第一次运用实践,能够成功真的太好了。做父亲的露出欣慰微笑,却在最后打趣地说“不过假设对方是个小女孩,也许她父母的态度会变得微妙一点哦。”
  

这其中的道理浅显得几乎不用阐述。毕竟“人工呼吸”的意义会因为它的操作动作变得引人遐想。尤其当实施对象是及肩长发,面容清贵的陌生女孩,实施者是高瘦俊朗,对异性极度害羞的内向男孩。
  

仓草看着御棠那已经完全丧失思维力般的神色,大概是想要安慰,可惜说出口的话无论如何听来只有火上浇油的变味:“你别紧张,我不会把它当成是自己的初吻。”
  

此言一出,回应她的是御棠当即垮下去的肩膀,穷途末路的神经使男生脸红得义无反顾。
  



现在流行的戏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轮到御棠担任班内值日的那天,他看见体育馆后的台阶上露出自己已经相当熟悉的半个脑袋。正斟酌着是不是绕路离开,女生的后脑却划着一个弧度倒下去消失了。“消失”这个已经不陌生的词语让御棠顿感大事不妙,绕过去果然看见仓草闭眼侧卧的样子。男生慌手慌脚地就要把她扶起,刚接近几厘米之近,御棠的手指一凝。
  

温热的,平和的节奏着的呼吸。撞过来。
  

这才把视线渐渐松开,御棠看见了一副典型的熟睡中的面孔,他还想确信些,蹲下身,果然听见仓草迷迷糊糊地哼出一句:“妈,我再睡一会儿……”
  

原来不是又出了什么意外。
  

轻松后腾出来的那部分感知,让男生撑着下巴,又好奇又好笑地嘲讽自己方才的神经紧张。一直到御棠的视线丈量出自己离仓草之间的距离,那先前好似消失的羞涩基因才又卷土重来。急忙爬起要离开,身后则传来女生半梦半醒的一声“啊嚏”。御棠停下脚步看回去,大概是因为感觉到了冷,仓草下意识地蜷起身。
  

御棠把手按上了自己的外套纽扣,终于一咬牙下了决心。
  



将外套拉到她颈边时,手背感到了她的呼吸。
  

一起一伏的,在几乎绝大多数时间被忽略了的呼吸。
  

却能在某些场合中,变成截然不同的意义。
  



普遍来说,混沌的状态往往只有当事人自己迟迟不辩真相,而那时就总会出现一两位眼光尖锐的路人甲直奔核心地说“你和■■在交往吗”或是“你和■■关系很好呢”之类的话。然而在这里理当由路人担当的任务却被大胆直爽的仓草一人独揽,完全勾销了他人出场的必要。
  

“你和我处得还不错。”
  

“……诶?……什,什么?”御棠强烈怀疑自己的听觉功能。
  

“你都和我说了十五分钟话了,也没有逃走。”比上回又多进步了五分钟。
  

“……这……我,我是……”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而起因只不过是被家人指使着去A超市买色拉油的御棠找不到那位外国妈妈指名的品牌“郎姆”,只能无奈选购了另一款“豪威士”。与此同时,同样被家人拜托着去B超市买色拉油的仓草发现爸爸最爱的“豪威士”缺货,想想便拿了一旁的“郎姆”。两个任务都没有圆满完成的人在路上相遇了。
  

“啊……’豪威士‘。”
  

“是……’郎姆‘啊。”
  

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成是名叫郎姆的女生在和名叫豪威士的男生互相打招呼。
  

随后的事情发展倒也简单得很。在两人都有些庆幸地交换了手中的商品后,繁衍出一段自然而然的同行路程。
  

差不多也就在这之后过去十五分钟,突然想起什么的仓草对御棠说“你和我处得还不错”。
  

女生明明白白的确信口吻,反而使得御棠没有反驳的底气。确实连他自己也才醒悟过来,难道是因为突然到手的“郎姆”使的障眼法,总之这也许是第一次与某个女生并肩行走的经历。发现得太晚,甚至连那惯性的羞涩都没有办法立刻调动起来,御棠注视着面前的仓草,垂下眼说:
  

“……我也不太清楚。”
  

“哦。”
  

“好像每次遇到你都比较特别……”
  

“看得出来。”
  

“……呵呵……”
  

“因为你对我做过人工呼吸的缘故吧。”
  

第一击,正中死穴。先前还面露感慨微笑的御棠,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窘迫、羞涩、尴尬,三位一体的悬崖极限生死线中。

并不是常常能看见连眼周都晕开一圈绯红的男生。仓草很清楚。  


班里那些个心智年龄不全却硬想扮出电视剧男主角洒脱的,故意对女生使着粗口要显示存在感,其实早就偏离了方向。但是,不知该如何掩饰,又抑制不住自己焦急的御棠,很明显能看见他甚至连耳根都被烧热起来。
  

仓草定定地仰望着已经说不出完整句子的男生。
  

感觉着他急促紊乱,又深深腼腆的呼吸。
  

它们比言词,表情,动作更加不会欺骗人。那些无形的,真实的,暖热的存在。
  

混进空气,变成空气,然后又被自己呼吸进身体。
  

“呐,人工呼吸和接吻有什么不同?”
  

“……诶?!”第二击,濒临崩溃。
  

“不过,我倒觉得它们在某一点上是相同的。”
  



仓草这天在课上走神,老师的教授太沉闷,她东找西找摸出了被遗忘在课桌内许久的“医护宣传手册”。想了一会儿后,把页码翻到讲解人工呼吸的那一页。
  

“松开对方颈部的衣扣及领带等…………使其后仰到下颌线与地面垂直……为防止漏气须捏紧病人鼻翼,严密护住其口唇四周……口对口吹气法……”
  

不自觉地,女生跟随着详尽的解说鼓起腮帮“吁”地长长吹出一口气。
  



——起码,在某一点上它们是相同的。
  

看吧,被吻醒的睡美人,你怎么知道王子是亲吻她而不是做了人工呼吸呢。怎么听起来,也该是后者的可能性对于“救醒”来说有着更强的说服力呢。只是浪漫的后人把这个修改成了亲吻,好让童话显出更美好的童话的样子而不会成为医疗手册上列举的案例。然后公主就变成了因为亲吻而醒来的人。
  

她是因为爱而醒来。童话中的结局这么说。
  

仓草的走神一直持续到老师站在身边,她才抬起著名的大刺刺眼神:“要罚我站?”
  

“……好好听课!”
  



托天气渐冷的福,室外游泳池进入关闭期,蓄水全部排出,剩个空空的贴着白色瓷砖的大池子。从浅水区往深水区倾斜下去。在没有池水的时候看起来分外奇怪和有趣。而一边写着的“深度12”“深度16”的标识,仿佛还停留在夏季。
  

不过关闭归关闭,定时还会有班级被安排进入打扫。
  

周三时御棠便和同班另几位男生一起带着水桶和刷把走上游泳池边.尽管觉得冷,男生们还都是挽了裤腿,间中也夹杂打闹,但还是会把活好好干下去。
  

等工程差不多完成后,另几个人喊着“那就麻烦你了”先行一步,御棠将工具堆放整理完也刚要离开,发现站在泳池围杆外的仓草。
  

尽管站在只与男生膝盖平视的低处,仓草抬头仰视的眼神依然明晰得可以。御棠读到其中包含的交谈意愿,摸了摸鼻尖走向她,蹲下问:
  

“怎么了?……”
  

“我刚巧路过。”
  

“嗯。”确实和她说话,已经越渐不用再绷紧神经。
  

“然后就刚才觉得你还满好看的。”才站下来。
  

“……哈?!……呃、那个——”然而,面对仓草时各种状况的突变依然无法预测。
  

“这次轮到你们班打扫?”
  

“嗯……你要回家么?”
  

“没错。对了,你站的地方高,替我瞧一瞧车站那儿的人多不多,如果人少的话或许就是电车刚开走。”我也不用赶着去了。
  

“嗯……好。”听了对方的要求,御棠站起身后退着边朝校门外张望,“……好像……嗯,我看看——”
  

“你的小腿很细啊。”距离拉大后看得更清楚些。
  

“诶?……那,那个。”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御棠有些不知所措地又退开两步,视线仓促地回到女生脸上,又忙不迭移开,“车站那里——”
  

与话音同时消失的是男生纤长的人影。在罪魁祸首的言语刺激中,忘了自己所处位置的御棠已经严实地失足掉进了池底。
  



松开对方颈部的衣扣及领带等。
  

当他后仰到下颌线与地面垂直。
  

拔开他额前刘海,手支撑上去捏紧对方鼻尖。
  

严密地护住他的口唇。
  

接下来。
  



在赶来的仓草面前,男生露着无奈、愧疚和羞涩的笑,很快先解释说“这不关你的事,我一不留神……嗯……只是好像背部有些拉伤,暂时动不了……真的很抱歉……”。仓草敏锐地移着视线把御棠左右上下打量了一遍,最后有些气愤地瞪出一眼跪坐在他面前。
  

“什么啊……我还以为你伤得很严重。”白白担心。
  

“……哈……这,很抱歉……”
  

“还想万一你也呼吸停止了的话就好了。”
  

“……诶?……好?……好了?”
  

“是啊,我都把手册上的基本操作记牢了,实行起来应该没有问题了吧。”光有理论自然不行,还是要在实践中出真知吧。
  

“手册……实行……实行什么。”
  

“人工呼吸啊。好歹你也救过我,我该回报一次吧。”
  


总算被逼到绝境,御棠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女生:“这个……”
  

“已经不用了么?”
  

“……嗯?”
  

“用不着了么?”
  

“你的意思是……”
  

即便只是仅仅一瞬,但女生确实有抿紧了嘴唇,视线也不自觉跟着下沉的局促:“那……不能让我试试么?”
  

紧接着是在那张永远无所畏惧的脸上,首次出现的淡淡的粉红色,而它们因为面前的男生露出的微笑,变得更加鲜明。
  



一年A班的御棠,熟悉他的都称他为怪人。那部分几年前开始愈演愈烈的面对异性窘迫症仿佛要延长很久一段时光。
  

尽管在这点之外,他本是个善良内向有着突出长手长脚运动优良成绩不错更难得的对医学只是也有了解的少年。
  

只是女孩子们往往只能看见他那一再避退的涨红的脸,想要再接近些总能听见警报长鸣。
  

一年B班的仓草,从父母到老师同学全以为她是异星球生物。毕竟女孩子应有的个性她几乎一概没有。即使长相清贵柔弱体质也不怎么帮忙可这些都比不及她那强悍到超出常理的行为举动。仓妈妈曾经真心地绝望过难道自己家的孩子就要这么偏激而孤独地走了一生。毕竟怎样的人能够使仓草拉露出几乎已经绝迹的羞怯,这般假设完全无从进行。
  

可是,无论是一班的同学,二班的老师,御棠的爸爸,仓草的妈妈,任何其他人都料想不到的是,其实男生御棠也会在女生面前撤走自己所有非常的无措反应,他的手指间有足够安全的力量抚住女生的后颈。而仓草也会有无意捏皱裙边的紧张,睫毛轻轻颤抖。
  

——在他们此刻的“人工呼吸”重合住与“亲吻”的共同点时。
  



——起码有一点上,两者是相同的。
  

——无论是人工呼吸或是亲吻,都能使人得以重生。







=======我=====割=====我=====割=====我=====割=====割=====割======


<亲吻>的漫画版我只有后半部........也就将就看看文字版的吧......


虽说文字版的作者是落落.........但曾曾是漫画版的作者.......也就还有点关系吧........

作品是我去落落的百度贴吧转的.....不过我也有改过别字.....

评分

参与人数 1琉璃 +3 收起 理由
manmanben +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3-8 18: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亲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09-3-9 19: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奔啦~~~~~~

那个小轩说希望听到你唱白狡的<我曾是帅哥>......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做两只快乐的小白狡啊~~~~~

话题转回来.......

那个我没有扫描仪......图片用相机照的话怕效果不好.........奔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呢..........
发表于 2009-3-9 20: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落落的原文还是你按照漫画写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3-13 22: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落落的原文........

在story100曾发表过........

我是不是应该去申请一下转载啊........
发表于 2009-3-14 00: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最好申请一下,题目也要写全
发表于 2009-3-20 23: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爱~~~那好看的,只可惜我是腐的啊……呵呵
发表于 2010-6-5 14:02:39 | 显示全部楼层
555
我想看曾曾的漫画版
只买到上没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林莹官方同好会☆魔尘五行幻之境 ( 鄂ICP备11004013  

GMT+8, 2018-11-17 08:14 , Processed in 0.38425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